首页

都市言情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个Beta[末世]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个Beta[末世]: 25、第 25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个Beta[末世]》    就在贺扬感叹这世道不公的时候,他一抬头又和苏清流等人来了一次足以洗涤灵魂的对视。

    嘶!

    贺扬放下了二郎腿,坐得好似一座钟。

    “你们四个大男人,来这儿干什么?”贺扬在脑内发问。

    彭畅:苏清流说这里新建了一个摩天轮。

    陈真帅:苏清流说一个人很孤单,想要我们陪他来。

    陆群:苏清流。

    苏清流:好吧,是我。

    苏清流:我们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彭畅、陈真帅: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陆群,你说话呀!陆群,你说话呀!

    陆群:什么都没看见。

    贺扬抹了一把脸,“闭嘴吧你们,别误会,什么都没有,今天小天过生日,我们就在路上遇见了。”

    苏清流:遇见好啊,遇见妙啊,遇见顶呱呱啊!

    贺扬直接切断了连接,再偏头,看到贺天在玩时霁的头发尖尖都觉得刺眼。

    时间过得快,很快一行人走下了摩天轮。

    从原本的两个人壮大成了六个人。

    还都是身高腿长的大帅哥,吸引了无数目光。

    贺天抓着时霁的手在前面走,贺扬他们排成一横条在后面跟着。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贺扬踢了一脚地上的小石头,“真就碰见。”

    苏清流、彭畅、陈真帅:嗯嗯嗯嗯嗯嗯,我们知道。

    贺扬懊恼地揉了一下后脑勺,对他们的敷衍回应表示强烈谴责。

    他们一前一后上了轨道列车。

    彭畅第一个提出了问题,“不是说小天的病是先天性的吗?那边,怎么回事?”

    贺扬偏头看了一眼,贺天正在叽叽喳喳说话,完全不像一个得了先天性情绪缺失和功能性大脑问题的小孩。时霁就坐在一边,静静听他说话。

    “不太清楚,医生也没说治不好。”

    陈真帅插嘴,“之后正好让小花和你弟多呆会儿,治好了兴许就从医院里搬出来了。”

    “我能麻烦人家么?”贺扬皱眉,“再说了,我哪来时间照顾他,我俩互相都看不惯。”

    “又来了,哥,你又来了。说不在意,把你弟捧得跟个宝似的。”

    “那能怎么办,他只有我了。”贺扬揉了揉从刚刚起就垂着脑袋的苏清流的后颈,“到地方了,下车。多谢你们过来送小天。”

    圣玛丽医院被夕阳铺上了一层橘色的外壳,门口已经有等着接贺天回去的护士。

    在松开时霁手后,贺天又回到了那种面无表情的状态,干巴巴问贺扬:“哥,什么时候会再来看我?”

    贺扬愣了一下,蹲下揉了揉贺天毛茸茸的脑袋,“放假就来。”

    “什么时候放假?”

    “过段时间就放。”

    “哦。”

    贺天昂起头颅看向时霁,问道:“小时哥哥,你呢?放假了你会来看我吗?”

    “会。”

    “你可以和我拉勾吗?”

    “可以。”

    拉钩结束后贺天直接抱住了时霁的脖子,贴在时霁的耳边说道:“哥哥,天天也很喜欢你。”

    “谢谢喜欢。”

    时霁学着贺扬的模样在贺天的脑袋上揉了揉。

    很快,贺天被护士带进了医院的铁门里。

    等到人彻底进去之后,苏清流问道:“哥,你待会儿还有事吗?”

    贺扬有点想回军部看看那些偷渡者的情况,见苏清流情绪低落,他还是说道:“没事,怎么了?”

    “咱们几个好久没聚在一起了,去酒吧喝几杯呗。”

    贺扬眯了眯眼角,露出一个笑来,“行。”

    在军部,什么都得按照规定来,就算会定点发配点啤酒,那也是调制的,根本没那个味道。唤醒alpha野性的还得是烈酒。

    等到五个人都往外面走出去一截了,他们才突然发现漏了个人。

    “小花,去酒吧吗?”

    “不去。”

    “去嘛!”苏清流表演了一个猛男撒娇。

    贺扬在时霁脑中捕捉到了一种名为“好奇”的情绪,又在心里发笑。

    见时霁态度强硬,众人纷纷看向了贺扬。

    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下,拉住了时霁,说道:“想去就去,别装。那儿又不会有人把你给吃了。”

    *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去酒吧就是图一个热闹、放松。

    在彩光交叉闪烁的灯光下是无数扭曲斑驳的人影。时霁跟着贺扬走在里面的还有点发晕。

    “借过,借过一下。”

    时霁用一种探究性的眼神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里面的人和事物,到了吧台之后就被贺扬压着坐在了椅子上。

    “请问各位先生要些什么?”

    声音在狂热的音浪中变得支离破碎。

    苏清流是来这儿的老手,他二话没说点了六杯最烈的。

    酒保正在他的电子屏上记录,然后就被人打断了光脑思绪。

    贺扬:“这杯换成饮料······呃低酒精的。”

    说完之后,贺扬感觉时霁的精神力终于放松了下来,凑近问道:“怎么这么多没去过的地方?”

    光影打在两人的脸上,制造出暧/昧的误会。

    时霁学着贺扬的动作,贴近他的耳朵,而贺扬也低头方便时霁说话。

    “人太多了会头疼。”

    “现在?”

    “小时候。”

    “会想控制别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这个场合,还是因为贺扬的信息素味道相比于以前更加浓郁,时霁放松了一些。他咬了咬吸管,说道:“被迫接受他人的思想和感受会是一件很让人不高兴的的事。”

    “辛苦你了。”

    贺扬用杯底轻轻碰了时霁的杯沿,发出清脆的响声。

    伴着酒杯内被溅起的水浪,时霁心中一悸。捧着他的那一小杯慢慢吸,甜味中伴着一些酒精的辛辣味道,有些新奇。

    之后,苏清流他们跑去舞池,卡座上只剩下了贺扬和陆群。过了一会儿,一通电话把陆群叫走了。苏清流继续约贺扬去舞池里,贺扬拒绝。

    时霁脑袋已经有些发胀,问道:“为什么不去?”

    “我去了,你一个人在这儿吗?”

    时霁一开始没说话,后来又说道:“你想去就去。”

    贺扬偏头,看到了一截打在时霁侧脸上的红光,问道:“那我真去了?”

    “你问我干什么?”时霁防备地往后一躲,眼睛也变成湿漉漉的模样。

    贺扬已经站起身来,把他的扣子松掉两颗,淡淡说道:“征求我的omega的同意。”

    他一说完就走了。

    时霁突然就愣住了,明明知道贺扬他这个人恶劣,可是听到这么一句后时霁还是觉得脸上发热。

    等看不到贺扬之后,时霁照着地上的光标默默走到了洗手间。

    洗手间相对于外头还是安静,时霁忽略了那些在门口接吻的人走近了洗手台。

    在更加明亮的光线下,时霁看到了他现在的样子。甚至是不明白为什么会鬼迷心窍跟着贺扬来了这儿。冰凉的水柱让他暂时清醒了一刻,他打算离开这里。

    一阵压迫感忽然从背后袭来。

    时霁的呼吸不免急促了起来,像是有人用信息素以一种挑逗的姿态在不断触摸着他的神经。

    时霁回身,正好看到了一个身材健壮的男性,看样子是个alpha。他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可他故意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味道却没有他的话语和面孔那般和善,一直再不断地靠近那个看起来就很美味的omega。

    时霁已经握住了袖中的小刀,只要这个alpha再靠近他一点,尖刀就将刺穿他的喉咙。

    就在刀刃快要抽出的时候,却已经有人先行一步将那个alpha直接摔在了地上,同时间,一股比刚才更具攻击力的信息素侵袭而来。

    甚至于在这样的压迫下,舞池那边已经有人发觉了不对,赶到了洗手间。

    这些贺扬不太在意。

    他只是把时霁护在了身后,一只脚直接踩上了那个alpha的胸。

    来自上位者施加的痛感使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更没有办法说出来一句话。

    居高临下。

    贺扬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具死尸。

    “小时候没有人教过你,不要随便乱动别人的东西吗?”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