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魔尊道侣绝不退婚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尊道侣绝不退婚: 22、第 22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魔尊道侣绝不退婚》    夏子皎看着少女睁得圆溜溜的眼睛和翘起来指向自己的手指,她应当不过十几岁,还是个小孩子,觉得目前的情况显得太严酷了。

    看向殷玄生,他并没有放下剑的意思,抬手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袖角。

    剑尖还悬在那儿,直指白楚脖颈。

    白楚目光挪动,看了看夏子皎,又看了看殷玄生:“好吧,我承认我其实是想把他拐跑的,我同门也都想看看六界第一大美人。”

    夏子皎:“?”

    剑尖薄而锋利,泛着冰冷的寒光向前了方寸,剑尖下溢出一线殷红血色。

    白楚神色微变:“我承认,我其实是来看你的,殷玄生,无情剑道第一人,我很仰慕你。”

    夏子皎:“???”默默松开自己拽着殷玄生袖角的手,这小姑娘的嘴也太不可靠了。

    剑刃又抵前了些许,白楚的脸煞白:“我说我说,白家世代守护除魔剑,除魔剑昨日异动,似乎是在召唤什么,这一切似乎与夏子皎有关,我只是想将他带去除魔剑面前。”

    夏子皎看向殷玄生,除魔剑异动:“除魔剑不是在白家吗?”

    “魔神出世,银鱼镇温家一夜灭门,世代守护的护命铃被盗,收到消息后太一仙府便召我等直系子弟护送除魔剑入太一仙府,后来玄风城果然出现异常,无由来的魔气冲天,我们都是为了守护除魔剑。”白楚说得极快,一股脑噼里啪啦将前因后果全都倒了出来。

    夏子皎想了想:“除魔剑在太一仙府南方?”

    “是,在镇南方位,灵辉峰烈云阁中。”白楚小脸煞白,一瞬知无不言,问什么答什么。

    夏子皎看她吓得够呛,侧眸看向殷玄生,殷玄生自然不打算光明正大的杀她,不过先吓她说一些东西出来,手腕微动,剑刃划出一道冰冷弧线回到身边。

    白楚胸膛猛的起伏,大大松了一口气。

    “除魔剑为什么召唤我?”夏子皎看着她,不明白为什么除魔剑要找他,除魔剑是上古时代的东西,是绝对没道理和他产生什么关联的。

    “我不知道,除魔剑最近多有异常,虽然我们白家时代守护除魔剑,但这已经是数万年前的东西了,我们也并不清楚其中的玄机,夏公子你若是想去,我带你去看除魔剑也可。”白楚一脸诚恳的看向他俩。

    夏子皎犹豫了片刻,侧眸看向身旁的殷玄生,想要他拿定一个主意。

    昨夜的梦似乎还残留在胸膛之中,那样迫切想要见到什么,目光望向光芒,顺着那个方向延伸而出的渴望。

    或许除魔剑背后真的有什么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殷玄生自然收到了少年的眼神,方才他查阅第三层古籍,自上古以来,夏子皎这样的灵脉疑案有三个。

    第一个出现在万年前中古鸿川,林氏书生有灵脉却脉弱不能修行,家境贫寒一生饮冰食雪苦读诗书与众多修行法门,于六十七岁时上京赶考,路遇霜雪停在一间破庙前,走进破庙中,便看见一个十六的清秀少年正在打坐。

    那少年穿一身白衣,与他年少时长得一模一样,待他走到面前便睁开眼,眼中碧光隐现,从此年近耄耋的林氏书生消失在了风雪破庙中,世间只剩下游方仙人林碧。

    第二例出现在三千年前,女修万琳被斩后复活,从此忘却前尘灵脉虚弱再也无法修行,而百年后,另一个与她模样相同的姓名相同的魔修万琳走出洗心海,一夜杀了三千同门。

    第三个便是百年前的魔修邪云,于恶孽中遇见了与自己容貌一模一样的仙尊道芳,两人在仙云山一战踏平了方圆三百里,祭业火换名共焚而亡,至今仙云平原都还是一片焦土。

    三个例子中,只有林氏书生同殷玄生一样,是娘胎带出来的灵脉虚弱,天道有损,神魂分裂。

    殷玄生的目光停顿了一瞬,看着面前的少年,如果他与林氏书生相同,那么面前的少年,只是一个残魂,真正的主魂还在别处。

    残魂归主,面前的少年,就会像一片碎片一样,嵌入主魂之中。

    可这个少年对他来说,从不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碎片。

    他的主魂是什么样,殷玄生并不关心。

    殷玄生的眸光微微一暗,第一件事,他需要知道主魂到底是谁,那样,他便可以将那主魂练了,用来补全面前这孱弱的少年。

    夏子皎并不知道殷玄生在想什么,看他一时没有说话,偏了偏脑袋继续问:“我们去吗?”

    “嗯。”殷玄生垂眸收起了剑,玄黑袖角轻轻划过,主魂必然是在除魔剑的附近,白楚不可信,太一仙府承诺给夏子皎一个残魂治病,这其中的缘由也不必思量了,就看谁能先取了谁的魂魄吧。

    再抬起眼时眼底已经一片冰冷的落在白楚身上。

    “带路吧。”

    白楚急忙转身,唇间溢出一声清脆的哨声,随着哨声一道鹤唳在云后响彻。

    三只白鹤飞出云端,扇着宽大的翅膀缓缓落在窗外青瓦檐角上。

    白楚道:“这白鹤带路,不用验身份便能直上灵辉峰。”

    殷玄生轻轻松松的便过了窗棂,单手撑在窗棂上像不需要丝毫力气一样,留夏子皎看着比自己腰还高的窗棂发呆。

    他是要爬过去……吗?

    夏子皎犹豫了一下,便看见窗棂那边伸过来一双手:“过来。”殷玄生在窗棂那边看着他,夏子皎余光看了看白楚,白皙的耳廓微微泛红。

    白楚识趣了别开了头,看着仙鹤的眼睛却是圆滚滚的震惊大睁着,苍天呐,她这辈子居然有一天能看见无情道第一人殷玄生这么不声不响柔情似水的一面。

    难怪魔神都出世了,原来世界是真的变了。

    夏子皎向前走了两步,便被殷玄生一把拦住了腰肢,他的手很大,握住他的腰肢刚好,另一只手轻轻一托,便将少年抱过了窗棂。

    衣袂垂落红色窗棂上,夏子皎垂着眼一时不敢抬头看殷玄生,感觉……殷玄生对他就跟对小孩子也没什么差别了,凡间那些年幼的小孩面对一条窄窄的河沟都要家长哄着抱过去……可他已经是大人了。

    抬眼觑了觑殷玄生的神色,一切如常,似乎是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一件很寻常的,本就该做的事。

    他是真的把他当小孩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夏子皎突然有一丝心情微妙,未曾说什么,殷玄生的手便又伸了过来,手掌朝上,修长的手指微微张开。

    “屋檐滑,小心些。”

    夏子皎看着已经踩在了青瓦屋檐上的殷玄生,手指在衣袖下有些抗拒的缩成了拳,旋即又一根一根慢慢展开,伸出衣袖外轻轻落在了殷玄生掌心。

    他的体温,还是一如既往的炙热,夏子皎指尖轻微的颤了颤。

    虽然殷玄生已经说了小心,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信这个邪,踩在青瓦上刚踩实,另一只脚便跟着落了下去,当即滑了一个小趔趄,倒也不至于摔倒,搭在殷玄生掌心中的手微微收紧用力,便稳住了身形。

    这不就稳住了吗?

    夏子皎压不住嘴角的笑容,抬起眼看向殷玄生,发现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那双漆黑如深潭的眸子中似乎有一丝无奈,下一刻,他便欺身上来,一把将少年抱了起来,稳步朝着立于檐角的仙鹤走去。

    清风拂过少年衣袂,垂落的衣袂翻飞如流云,殷玄生将少年稳妥放在了仙鹤背上。

    牵着他的手还没放开。

    夏子皎微怔,他坐在仙鹤上倒是难得比殷玄生高了许多,垂下眼眸看着他,眨了眨眼,漆黑的睫羽微颤:“做什么?”

    殷玄生抬手,指间灵气涌动,一抹淡淡金色随着他意念的凝结生出,四周的符咒光芒也开始隐现。

    那抹金色的光缓缓聚集在他掌心之中,成了一条细长的形状,随即金色褪去,露出了一点鲜艳至极的殷红。

    红得像心头血,像业孽之火未曾燃尽还在吞噬。

    白楚张了张嘴:“这……”

    金色越来越快的褪去,最后所有的殷红露出,化作一根红线盘桓在掌心之中。

    “这根绳子,可以将你我绑在一起。”说着,殷玄生捻起那根细细的红绳,执起少年的手,一圈一圈缠绕上他的无名指。

    红绳殷红,缠绕过少年的肌肤,显得一双手更是修长无瑕,莹白如玉。

    白楚的嘴越张越大:“这……这是什么?”她生在白家什么场面没见过?她年龄小,这场面真的没见过。

    夏子皎也满眼好奇,轻轻勾动了一下无名指,感觉自己和这根红线莫名生出了一种呼吸相连的感觉:“这是什么?”

    殷玄生默然将红绳另一端缠上自己的无名指,系紧,红绳缓缓消失在两人指间。

    “它能帮我,一直守着你。”

    此时站在一旁看见了全过程的白楚满眼震撼。

    救命!!

    谁来救救她!!!

    为什么要把她困在这个屋檐!!!

    她应该在家里!不应该在这里!看见他俩有多甜蜜!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