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24、谎言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顺利地结束了这个任务啊。

    何念从四十层高楼上跳下来的那刻,还在这么安心地想着。因为多少次都难以适应跳楼的感觉,所以他已经熟练地学会了转移注意力。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

    不知道下次任务会是他cos过的什么角色呢?

    【……消除值……】

    真期待啊,希望能是……

    【值……】

    话说系统加载的时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99.1%】

    99.1%??!

    竟然不是100%?

    话说为什么会有0.1%这样的增加啊?

    何念猛地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眼,鸢色瞳孔微缩,气愤到想打人的心情第一次充盈在心头。

    ‘**,系统你**个***!!!’

    系统瑟瑟发抖地躲起来不敢说话。

    不过无论怎么补救都已经晚了。

    很可惜,已经跳过楼的事实,不会因此而更改。而且提前被设定好了的幻境崩塌的时间也无法改变……

    随着鲜血四散溅开的那个瞬间,一切就结束了。

    ……

    顺利结束了任务什么的,果然是他人生最大的错觉之一了。

    再次醒来后的何念心情非常烦躁。

    他面对着房间的角落,蜷缩着小小的身体蹲下,一只手缓慢地像打发时间一样地在地板上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圈圈。

    总之,弥漫着的自闭气息快要布满房间了呢。

    系统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你没事吧?】

    ‘没事,我——很——好——’

    系统莫名地听出了对方咬牙切齿的滋味。

    【这、这样么,那你在干什么啊?】

    ‘诅咒你。’

    【……啊,哈哈,真是非常有趣的玩笑呢。】系统因为心虚,只好顺着何念的毛捋,希望平复对方的怒火。

    只是它心里还忍不住吐槽,难道身体缩小了何念的心智也会随之幼龄化么?画圈圈诅咒是什么年龄的孩子会做出来的啊。

    嗯,说起身体缩小,不得不先感叹一下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跳楼后再次醒来,何念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小男孩的房间里。之所以这么猜测,是因为这里是天蓝色的墙面,还摆放了许多积木摩托车模型一类的男孩子的玩具。

    然而他没有变成这个房间的主人,也就是那个小男孩。

    甚至于——他都没有变成人。

    何念的新身体是个人偶,而且可以看得出来是个很贵的人偶了。皮肤的材质像极了真正的人类,还有精致的容貌,柔顺茂密的黑色卷发……是那种只要遮住肢体的关节处,就可以直接拎到大街上也不会被人认出不是人的高级人偶。

    哦,对了,这个人偶几乎浑身缠着绷带,自然是已经遮住了所有的关节。就像一个真实的十一二岁的小少年般。

    ‘……你还不打算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任务进度还有0.1%这种增法吗?’

    【那个……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按理说应该会消除完所有的执念值啊……只增加0.1%这样的事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何念只是笑笑,不说话。

    系统却更加慌了:【我已经报告给上面了。上面正在修复bug中,说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这个过程中您可以先将目前这具身体暂放一边,先完成下一个任务,或是尝试用它来完成剩下的任务也可以。】它下意识地都开始用了‘您’这个称呼。

    何念悠悠地来了句:‘哦,就这样轻飘飘地一句话就让我白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

    【抱歉,上面会发放1000积分作为补偿的。】

    ‘那我上个任务完成应得的积分呢?’

    【……因为上个任务完成度没有满。所以,还不能领取积分。】

    何念继续回归沉默。

    【真的很抱歉!!】

    ‘道歉也是要有诚意的吧?’

    【……你想要什么?】

    ‘是补偿,补偿啦。我希望下一个任务的对象能是江户川乱步,不过分吧?’

    【这……】系统刚想说这是违反规定的,但转念想到这次的纰漏,宿主也是辛辛苦苦完成任务,结果最后……它妥协道:【好的,不过仅此一次。】

    ‘嗯,那就先这样吧。另一个问题——我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离开了幻境之后便无法再幻化出首领宰。而且才发现首领宰设定中跳楼后的身体损坏过度了,无法使用。所以,我搜索匹配了一番,将你的意识寄存在这里,这已经是最适合寄居的躯体了。】

    能不适合吗?

    何念无力地说:‘你倒是仔细看看,这不就是太宰治的幼年版么?’

    熟悉的脸,熟悉的黑色卷发,熟悉的鸢色双眼,熟悉的绷带风格……除了太宰治之外也别无他选了吧?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但一旦使用这个身体就无法解脱去使用别的身体了。别的任务还可以换身体,首领宰的任务只能注定是用这个人偶了。】

    何念扶额:‘不是换不换身体的问题,用这个人偶确实更容易去完成任务……但是,我就想问一下,是哪个家伙偷偷做了太宰治幼年版的人偶放在家里?!’

    那个人真的不是hentai么?

    【不知道……】

    ‘你还能知道什么吗。’

    系统默然。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还付出了一些代价才能将下个任务指定为江户川乱步,现在却被何念这样说。

    它也有点生气了。

    【那你那时候为什么要选择跳楼?直接等待死亡不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要是不跳楼的话,发现任务进度不够也能有时间反应。说不定…也许……就可以完成任务了……】说着说着,它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因为何念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可能确实是心智也随着身体变得幼稚了吧。何念表现出了明显的难过表情,然后垂下头,闷闷不乐地缩在角落。

    再加上他现在这幅十一二岁的样子,让系统觉得自己像是在欺负小孩子,不由得升起一股罪恶感。

    【……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想起了织田作他们,他们现在已经好好地出来了吧?’

    【嗯,按照之前你说的,已经将他们三个送回去了。】

    接着便是一阵无言,气氛也尴尬起来。

    何念靠着墙,闭上眼,不久前的记忆浮上脑海……之所以选择跳楼,当然是因为……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希望他们能够相信他的谎言吧……

    ……

    另一边。

    织田作之助他们终于离开了那个地方。

    回去之后,太宰治和坂口安吾才知道自己已经失踪了快十天。说来也好笑,才这么短的时间啊,他们却感觉仿佛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

    武装侦探社的社员和异能特务科的成员同时失踪不可谓不是一件大事。

    回去后的坂口安吾被上层问询了好几遍,还面临着之前大量累积下来的工作,再加上帮织田安排一个妥当的身份等等一系列麻烦。

    而太宰治那边呢,明明都是一起失踪的,他却没有那么多累积的工作。还可以悠闲地待在侦探社,和织田作先生一起共事。

    坂口安吾简直快要嫉妒疯了。

    尤其是这时,深更半夜,坂口安吾却还要顶着严重的黑眼圈,艰难地去面对一堆似乎永远都处理不完的文件。

    他心里就更加戚戚然了。

    最后一个和他一起加班的同事也要离开了,走之前,那个同事很是同情地问了一句:“坂口君,我要回去了,你还要继续加班吗?”

    “嗯,今晚估计又要通宵了。”

    “真是辛苦啊,我记得坂口君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在加班吧?”

    “是的。”更贴切的是,自从回来后,除了一些必要的吃饭睡觉之外,他就几乎一直在工作。社畜从来不需要休息,只需要眠眠打破。

    “离开的这些天坂口君确实堆积了很多工作,不过,似乎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他失踪这些天的经历是对同事们保密的,所以突然听到同事这样一句话,坂口安吾连忙惊讶地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坂口君现在看起来挺开心的。”

    “我……看起来开心吗?”没料到会得到对方这样的回答,坂口安吾愣住了。

    同事点头:“比起以前,这几天回来后的坂口君好像更加……放松了?嗯,说起来,你刚才不是一直在笑么?”

    坂口安吾一阵失神。

    好像,确实是这样,他伸手轻轻触碰了下自己的脸。

    虽然常常抱怨着繁多的工作,还有过于气人的太宰,但是刚才在处理文件的时候,他一直都是不知不觉就扬起了嘴角。

    因为……

    从那里出来后,他们便约好了过几天等所有事情处理好之后,再一起去lupin酒吧喝酒。

    正因为是期盼着那天的到来,正是因为没想到还有再重聚的那天,正是因为自己终于被原谅了……他才能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可是这些……是谁带来的呢?

    “坂口君?”

    “……嗯。”

    同事看着坂口安吾奇怪的神色,猜测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那坂口君,我先回家了。再见了。”

    “再见。”

    怎么对方在说完再见之后,神情更加恍惚了啊?难道我也不应该说再见这个词?

    同事觉得有些不妙,也便不再耽搁,匆匆离开这里回家。

    在空无一人的安静环境下,坂口安吾独自坐在这里,终于还是没忍住去想……那个他一直努力抛在脑后的人。

    坂口安吾将手伸出来,看着自己的手指指尖,不由得回忆起他当时努力上前去触碰到那人暗红色围巾时的触感。

    在接触到的那一瞬间,异能力【堕落论】快速发挥作用,他由此有了那条围巾短暂的记忆。

    凭借着记忆,他看到了……围巾的主人——那个人在坐到天台边缘之前,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

    里面装着几颗黑色的药丸,青年不在意地随便倒了两三颗吞下,然后再把瓶子小心收好,似乎是不想让别人发现。

    紧接着,就是他和太宰治、织田作之助的先后到来,青年和他们达成三年的约定,笑着再次上演最后的道别……看起来真是美好的结局啊。

    如果他没有看到青年吞下了那奇怪的黑色药丸,这就真的是一个非常符合童话中的团圆大结局的故事了。

    装有药丸的那个瓶子不像之前的安乐死,它的上面没有任何标志,但是坂口安吾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那也是致死的药。

    这么一来,青年的谎言便能不攻而破。

    什么咳血,什么‘书’,什么三年后再次见面……全部都是假的,全部都是那个‘太宰治’为了能让他们好好活下来而编造的谎言。

    就像是他和太宰最开始在lupin酒吧里,听到的青年的话一样……他怎么忘了,明明这样的谎对方可不是第一次说了啊。

    尽管难过痛苦,但在看完了所有的记忆后,坂口安吾几乎还是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不能告诉其他人。

    虽然太宰很可能就是和那人一起合伙骗他们的,但是至少还是不能让织田作先生知道。

    既然什么都不能挽救了的话,他只能做到那个人希望看到的……瞒下这一切,不让那人的努力白费。

    夜已经很深了,坂口安吾静静地靠在座椅上,侧头望着外面的星空,今天也是一个很好的夜景。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空下来去怀念那个再也无法相见的友人。

    不知道死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呢?那人是否也能看到这样的繁星,又或是完全没有意识,也再无时间流逝的观念……

    他独自回忆着与‘太宰治’的那些过往,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