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笨蛋美人不会再爱了(追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笨蛋美人不会再爱了(追妻): 26、晋江独家首发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笨蛋美人不会再爱了(追妻)》    “诶,我说重央,你对着这么漂亮的美人都能这般声色俱厉,于心何忍啊?”

    太子桃花眼里满是轻佻的笑意,他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少年那一节莹白的小腿,“许多人都说,美人美在骨,不在皮。但我今日所见,倒觉得并不如此。就这一节小腿,若能放在手中反复把.玩,也不知道是否如所见的这般细.腻滑.嫩?”

    他这番话过于轻浮,听得重央拧起剑眉,“太子慎言。”

    “哟,还护食了?”太子不以为然,垂.涎的目光紧盯着从树上爬下来的轻盈身影,他灼灼的视线落在那人纤细的腰.肢上。

    云渺今日穿了一件云雾蓝的衣衫,他爬上爬下自是多汗,那轻薄的云锦便粘在身上,勾勒出玲珑清透的曲线。

    他虽然是个精致的少年模样,像朵还没长开的花骨朵,但是世间尤.物该有的物件,他可是一样都没少。

    太子淫.邪的眼神落在他不盈一握的腰.肢,笔直修长的双腿,还有挺.翘的臀.峰上。

    等到云渺双脚落地,才学着众人的模样,怯生生地给太子行礼,“参,参见,太子。”

    “这小美人还是个结巴?”太子对他充满了好奇,上前几步凑近了去看他,更觉得美得让人心神荡漾,恨不得立刻将人带到床上去亵.玩一番。

    重央没有回答,只拿一双锐利如鹰隼般的眼眸看他行礼时露出的那节洁白脖颈,那般纤细,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折断。

    少年这般柔弱的姿态,如同盛开的罂.粟花,馥郁的香气惹人采.撷,却不知接近的后果却是万劫不复。明明是朵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花,却有着最昳.丽的外表,最芬芳的香气,最甜美的汁.液。

    “美人,告诉本太子,你叫什么名字。”太子用折扇将云渺的下巴挑起,细细打量他鼻尖上的小痣,更觉心痒难耐。

    “云,云渺。”云渺揪着身下的衣袍,嘴唇因为害怕而微微打颤,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谁,只能从众人的反应得知他有着比重央还要尊贵的身份。但是他不喜欢男人看他的眼神,跟以前那些人的眼神一样,里边藏着无比讨厌的东西。

    单纯如他,甚至都不知道那种东西,叫做,欲.念。

    “哦~”太子收回折扇,对身旁的重央挤挤眼,刻意将尾音拉得很长,揶揄道,“这天香楼不亏是京城做得最好的青.楼,这花魁果然生得天上有地上无的,看得本太子很是喜欢。”

    他说完,便仔细观察重央的神色。若是一般人,听到了他这般明晃晃的暗示,早就感恩戴德地将美人双手奉上了。但是眼前的重央,却没有,他只是寒着一张俊脸,凤眸沉静,恍若未闻。

    太子觉得重央应当是没有听懂他的暗示,无奈之下,只能用折扇敲敲重央的手肘,轻笑道,“这花魁,借我玩儿几日呗。知你多年不近美色,如今开了荤,自然是舍不得。我晚些找人送几个美人过来,这几日云渺就到我承阳殿去吧。”

    他话音刚落,全场雅雀无声,只有树叶摇晃枝丫发出的飒飒声响,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只敢悄悄抬眸去看重央的神色。

    只见那平日里冷冷淡淡的男人听了太子这话,却突然掀唇笑了,狭长的墨色眼眸没有半分喜色,声音极低,说出来的话语却如同惊雷在所有人耳边炸开了,“太子看人莫要只看表面,这云渺看着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先前却是被不知道多少人上.过了,脏得很。”

    “太子莫要胡闹,若是染上了脏病,可不是小事。昨夜我粗.暴了些,他身上如今还留着本将军的东西,就算是这般,太子也要他吗?”

    他说话的语气冰凉,没有丝毫留情,锋利地刺中云渺的心,他修长细瘦的手指蜷起,在地上无知无觉地扣出血痕。

    脏,重央说自己脏。

    可是自己每天都有好好沐浴,怎么会脏呢?这已经是重央第二次说了,自己真的就是个脏东西吗?他听不懂重央说的其他话,只知道重央是嫌弃他了。面对重央的嫌弃,他有些不知所错,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摆脱脏的污名,就算他每天都很认真在洗澡,重央也要这般嫌弃他吗?

    他并不在意任何人的眼光,也不在意重央在众人面前这样说他,只觉得难过,自己似乎怎么努力,也追不上重央的标准。

    自己在重央心里,永远只是一个脏兮兮的傻子。

    重央的话音刚落,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似乎都被凝滞了,只有鸟雀飞过,带来几声嘶鸣。

    太子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反应,若是今日说这话的是旁人,他还可以揣测对方的心思。但重央这个人,在众人眼中一直都是正言厉色,冷漠孤高,如今却能当着这么多的面,说出这样的荤.话,让人略微折舌。

    他犹豫再三,还是架不住云渺那般美貌,咽了咽口水,“既然这样,那便缓几日吧,十日,不,七日后我派人来将军府接他。”

    “好了,今日公务也办完了。美人过几日也有了,本太子要回东宫了。重央,不必送了。”他说完还不知死活地朝着云渺单薄的耳垂吹了一口热气,随后便得意地扬长而去。

    重央眸色深沉地望着太子远去的背影,脸色寒肃,云渺以为他会跟自己说些什么,或者是给出什么解释,但是没有。须臾过后,他便抬脚离去,似乎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没有丝毫感觉,只是见识了一场荒诞的闹剧一般。

    云渺揪着衣服下摆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走,他秀眉微蹙,单纯的小脑袋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那个太子好像比重央身份还要尊贵,太子还要求自己去他府上住几天,他不想去,重央会把自己送过去吗?他应该早点跟重央辞行的,那样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他想到这里,心里懊恼万分。

    他跟着重央的步伐,但是对方比他高太多,又似乎是故意不让他好过,走得飞快,云渺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了。

    重央进了寝殿的内室,云渺就如同他的小尾巴一般跟了进来,两人相对无言,是死一样的沉寂。云渺细长的十指纠缠在一起,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那个,”少年垂着头,不敢抬眼看他,声音清亮,带着几分纯真,问道,“你会,送我,去,太子,府,吗?”等他说完了,才敢抬头看重央,一双澄澈的杏眸,如同含着一汪清澈的湖水。

    回答他的是长时间的静默。

    他看着重央的脸色变得极差,脸上逐渐凝聚着风暴,凤眸冷厉,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开始质疑,是自己说错话了吗?

    “你很得意吧?”重央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的弧度,胸中有莫名其妙的酸涩感,他不知道如何排解,只能用尖锐的言语去刺伤对方,“看着本朝太子为你神魂颠倒,你是不是很得意?”

    “若是今日我不在,你是不是立刻就能躺到他身.下曲.意逢.迎?”

    尖锐的话语不断从重央那凉薄的嘴唇吐出,他唇角向下,神色冷厉,整个人散发着阴郁冷酷的气息。

    他对云渺的情绪是复杂的,自从知道了狐妖的习性之后,始终觉得云渺轻.贱,自己不过是他猎物当中的一个,着实令人憎恶。

    更令人他怒不可遏的是,太子对云渺的深深迷恋,如同一根尖刺扎在自己身上,无法拔出,所以他才会刚刚那样说,试图让他知难而退。

    “我,没有,得意。”云渺摇着头,他不喜欢太子那样的人,他只喜欢重央,“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

    “你自然不知,”重央浑身冒着寒气,周身的温度冷了八度,讥讽道,“像你这样的傻子,哪里能听得懂人话?”异样的情绪控制了他,令他忍不住说出一些话来刺伤对方。就算他明知道云渺心思敏感,很不喜欢别人叫他傻子,他还是因为心里那些道不清说不明的酸涩情绪而恶言相向。

    这次云渺不说话了,他将漂亮的脸蛋撇向一边,刚刚在地上扣出血痕的手指紧紧揪着裤腿,眼眶微红,双肩颤抖,倔强的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了?”重央满怀着恶意,长腿迈开脚步,慢慢朝他靠近,直到将人抵在墙面,才伸手擒住他形状优美的下颌,薄唇轻启,说道,“小傻子。”

    他话音刚落,就见到眼前的美人泛红的眼角落下两行清泪,他倔强地抿着唇,不发一语,漂亮的眼睛被泪水洗得干干净净,如同褐色的琥珀,令他心头一颤,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尖,舔掉了那滚烫的泪花。这一个举动下来,两个人都怔住了。

    云渺眨巴着通红的杏眼,迷蒙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而重央明显也被自己的举动困惑住了,他当时的想法就是,这人哭得这么起.劲,自己却并不觉得反感,甚至病态地想着,想看他哭,想看他只为自己哭,然后就这样做了。

    云渺作为一只心智未开的小狐狸,根本不知道重央这番举动,是怎样的暧.昧诡.异。

    他只是觉得莫名的羞赧,就连耳朵尖也红了,而刚刚心底的那些委屈全都随着这个轻柔的舔.舐而烟消云散,只剩下心头的悸动,心跳跳得好快。

    “怎么不哭了?”重央又恶狠狠地笑,修长手指掐住他脸颊的嫩肉,表情凶狠得恨不得把云渺嚼.碎了吞进去,而刚刚那温柔的神情就如同过眼云烟,被风一吹就散了。

    “没有,哭。”明明眼眶红红,但是云渺还是坚持自己没有哭,他草草用手背擦去脸上剩余的泪珠,才鼓起勇气问道,“你会,把我,送去,太子,府吗?”

    “会。”重央离他远了一些,似乎充满了嫌弃,抽出袖中的手帕擦擦指尖的湿润,似乎对云渺的一切都充满了嫌弃。

    云渺冷不丁听到了回答,有些茫然无措,他想起太子当着他面那些轻浮的举动,又有恐惧和厌恶涌上心头,让他克制不住地伸手去抓重央的衣袖,哀求道,“我不,去,我,讨厌,太子。”

    听到他这话,重央周身的冷意终于散了一些,却凉凉道,“由不得你,回去府邸里。”说完便直接甩开云渺的手,颇有些嫌弃地用手擦擦衣摆。

    云渺本想抗|议,却又想到,既然太子比重央的身份要高贵的话,如果自己不去,重央是不是就会被刁难呢?他的小脑袋很单纯,想不出别的,只是不想看到重央为难的样子,于是也没有再说什么,灰溜溜地走了。

    他想,太子不知道自己是只狐狸,若是他真的太过分了,自己就变成原形逃跑,跑回无尽之巅也好,这样跟一开始的初衷是一样的。

    于是他便抱着随遇而安的想法,静静等待着被接走的那天。之后的日子,重央依旧很忙,没有时间来看他。

    到了第六日下午的时候,重央身着银灰色铠甲,来到他院里,那时云渺还在慢条斯理地吃晚饭,见到他,眼睛都亮了,摆弄着桌子上的饭菜,邀请道,“一起,吃。”

    重央完全不为所动,他身上的盔甲闪着冰冷的光,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森冷阴郁,“管家,一刻钟时间,给他收拾几件衣衫。”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