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无限逃杀密室不许跑酷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无限逃杀密室不许跑酷: 4、死亡孤岛03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无限逃杀密室不许跑酷》    狼来了的游戏,再愚蠢的村民在被欺骗了第三次之后,也会选择不相信。

    在人们被第三次骗去了东南方向的时候,他们彻底绝望了。

    长时间被追逐的体力消耗导致他们寸步难行。

    时遇怜悯地看着他们,就像是看着即将堕入地狱的冤魂。

    头顶悬挂着的湛蓝色月光就像是浮雕的祭坛一般,而死在了这座岛屿上面的人类,就是献祭的物品。

    耳边好像充盈着各种哭声。

    他们好像在哭自己的命运,也在哭毫无希翼的前路。

    只有时遇知道,通关点就在西南方向,因为她找到了。

    那是一株巨大的老树,约莫有三米高、枝繁叶茂完全遮挡住了头顶所有的光芒,将时遇完全笼罩在黑暗之中。树桩也极粗,约莫有个四五人抱左右。

    她看到树上面写着一句话。

    每一个字都是常见字但是连在一起就让人有些看不懂。

    ——【这场灾难之所以降临,源自于人思想深处的丑陋面。】

    但是时遇看懂了。

    人思想深处最丑陋的一面,就是“捕风捉影”的猜忌和不信任。

    树的后面有一堆杂草,那些半人高的草完美的遮挡住了树上面特质的木门。

    而木门上面又有一个门闸,挂着着四个铁环。

    似乎是需要两个人、四只手一起拉,同时拉动铁环才能打开木门。

    也就是说,每一次打开这个木门必须要有两个人在场,倘若这座孤岛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玩家,最后恐怕也会因为无法同时拉动铁环而被完全笼罩孤岛的毒气杀死。

    人在经历了第一轮水桶逃脱游戏和这长时间的被追逐战,心理的防备已经被拉到了顶端,没有人会轻易的再去信任谁。

    时遇站在树上,看见了见到了许多的死亡。

    有的是被毒瘴毒死,有的是镰刀骑士砍死。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年纪最小的一个孩子,大概才只有十五岁的样子,身上还穿着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校服。

    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会成为将死之人呢?

    这里就是阴森而又充满了死亡的炼狱。

    她就像是走在奈河桥上,到处都充满着死亡和阴森,这里就是地狱。目光所及之处,看着的都是岸上孤魂野鬼,而她自己也成为了这些鬼魂中的一人。

    时遇伸手拨开挡住自己视线的草丛,看着满地的血垢和在整座地图上面拼命逃窜的人类,以及追捕着这些人类的镰刀骑士。

    而她,就站在整座岛屿里面最高的地方,俯瞰整个炼狱。

    耳边是凄厉的尖叫声、对死亡的恐惧声、对求生的渴望欲。

    都凝聚成一团过分刺耳的乐章,在这个死亡孤岛里面充盈着。

    那些被镰刀砍得四分五裂的人们仿佛变成了五线谱上的乐章,而时遇就这样冷漠的看着、听着。

    就像曾经的自己,被放置在聚光灯下,面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而冷漠以对。

    腕表里面显示的生存人数已经不多了,逐渐从三位数变成了两位数,又从两位数逐渐缩小到不到二十人。

    镰刀骑士的体力已经耗尽的差不多了,但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这是最后一次的毒圈缩进,留给人类的活动空间不到一公里。

    而它也看到了站在树上的那个女孩。

    这个女孩年纪轻轻,不怕死亡、也不怕自己,甚至竟然敢骑在自己的身上。

    镰刀骑士放弃追逐其他玩家,直奔时遇而来,它站在树下,怒气滔天:“我的东西呢?!”

    “那个‘蛋’吗?”时遇反问。

    它身上沾满了血水,马肚子上的鬃毛湿淋淋的往下滴着血珠,马蹄踩在幽蓝色的草丛上,来回碾压:“你这卑弱而又渺小的人类,竟然敢偷走我的东西!我要杀了你献祭给神!”

    时遇的眉眼被虚无的月光勾勒的略微发白,她的长发低垂在脸庞,耳边是镰刀骑士耀武扬威的辱骂、眼前看到的是逐渐逼近的毒圈和了无天际的虚空。

    或许,她能做的还有很多。

    镰刀骑士正想着找个什么样的办法,来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类女孩骗下来,忽然瞧见她三两下抓着树枝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地上之后,一猫腰就像是泡泡一样消失在了半人高的草丛里。

    它气急败坏,铆足了劲跟在时遇的身后开始追。

    相信要不了多久,它就能拎着这个人类女孩的脖子,用刀尖划破她漂亮的小脸蛋。

    可是,事情和它想的似乎不太一样。

    这个人类女孩好像在……溜它?

    时遇跑了没两步,发现镰刀骑士跟到了自己百米开外,特地停了下来等了一会儿:“你快点啊。”

    “?”镰刀骑士。

    距离最后一圈毒笼罩整个孤岛还有十分钟,时遇不慌不忙的和镰刀骑士在孤岛上面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

    人们都害怕镰刀骑士,就算再对求生没有意志的人,看到那把大镰刀还是会咬着牙铆着吃奶的劲跑。

    而时遇故意引导镰刀骑士,像拉风筝线一样,把人们赶到大树的附近。

    有几个眼尖的人发现了大树的暗门,惊喜道:“找到了!找到了!”

    暗门每次开启需要两人同时拉动铁环,而每次大门开启也仅允许两人进入。

    死亡孤岛上的人被杀得还剩不到二十人,依次进入也需要些时间。

    可是镰刀骑士似乎完全不想再顾及那些人们,专心致志的跟在时遇的屁股后面追。

    而那小姑娘看起来人小小的,但是却像是游鱼回到了水里一样自在,穿梭在半人高的杂草丛里,利用镰刀骑士的视野盲区,一会儿这里冒个头、一会儿那里冒个头。

    甚至,还非常寻衅的朝着镰刀骑士勾手:“你过来啊。”

    “……”镰刀骑士只觉得心口好像有一股子火,开始从小腹涌入丹田、再通过丹田流转到头颅。它高声吁着长鸣,马蹄在地上来回踏地,运足了劲朝着时遇的位置冲刺而去。

    它犹如一只脱弓的箭羽,挥舞着镰刀拦腰想要把时遇砍成两半。

    她却不慌不忙,翻身一个信手拈来的侧翻躲过这一刀劈砍,然后潜入草中不见了踪迹。

    镰刀骑士气急败坏地对着杂草一阵乱捅,嘴里还骂骂咧咧道:“敢偷你爷爷的东西,你可把爷爷我给害死了,我砍死你、砍死你、砍死你……”

    时遇早就溜到了它身后,歪着脑袋问:“你一个马为什么会下蛇蛋呢?丢了蛇蛋为什么你还会死呢?”

    镰刀骑士连捅数下,累得气喘吁吁,回过头看见时遇那张不谙世事的天真模样气得捶胸顿足:“你居然把那位认作‘蛇’?!你、你、你……我砍死你!”

    时遇拔腿就跑,镰刀骑士跟在后面追。

    可跑了没几步,时遇就听到身后“咣当”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摔倒了。

    她一回头,瞧见那人高马大的怪物半跪在地上,脸色蜡白如雪,大张着嘴巴把舌头伸出来急促的喘气。

    它要被累死了。

    再起不能。

    它看着那个人类女孩背着手,漫不经心的朝着自己走过来,微微附身好像在端详着自己。

    “你怎么不跑了?”她问。

    “通关点就在前面,快滚。”镰刀骑士拿出最后一点力气,指着不远处的大树,随后眼白一翻差点昏死在地。

    “你先跟我说说,那条‘小蛇’到底是什么啊?怎么还有翅膀啊?”

    “你这无知、愚蠢、卑微、渺小……”镰刀骑士长舒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的人类,那位才不是蛇,那位是……是……”

    “是什么?”时遇凑近了耳朵。

    镰刀骑士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我他妈才不告诉你,你这无知、愚、蠢、卑、卑、卑……”

    “卑微、渺小的人类。”时遇替它说。

    “……怎么有资格知道那位的身份。”它吐出一口浊气。

    “不说拉倒。”时遇摊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匕首,这是她从那个杀人犯的尸体上面扒下来的,本来打算做个防身的用处,现在看来还能干点别的事。

    镰刀骑士看着她朝自己走过来,心里猛然发憷:“你、你干什么?”

    这是它第一次面对人类发憷,也是第一次被一个人类溜得满岛跑。

    “你追了我这么久,也算是认识了。送我个礼物留个念想如何?小马儿?”

    “你干什么?你别过来,哎呦喂,疼!”

    时遇抓着从马身上面刮下来的鬃毛,揣进自己口袋里拍着鼓鼓囊囊的口袋高高兴兴的走向了通关点。

    怎么说这也是个非正常生物,随便从身上扒拉下来个什么东西,就算没用以后回到现实世界里还能留作纪念不是?

    时遇走了,留下了身上秃了一块的镰刀骑士原地怀疑人生。

    它还没喘几下,一睁眼看到眼前空中顿着一只紫红色的长“蟒”。镰刀骑士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毕恭毕敬的弯着前蹄跪下:“殿下。”

    那条长了翅膀的“蛇”身散发出一团紫红色的迷雾,迷雾之中幻化成一个瞧不清的人形。

    迷雾之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声线清灵而又漫不经心。

    “他”说:“流溯,你真丢脸。”

    镰刀骑士欲哭无泪:“殿下,对不起,我没能在您最关键的每月归原日保护好您,被一个该死的人类偷走,您惩罚我吧。”

    “他”笑了:“她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镰刀骑士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这是自己在认识殿下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见殿下笑。

    真是浅水淹了高山、小鸟在海里畅游。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