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全游戏都在宠我[无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全游戏都在宠我[无限]: 17、第17章 孤堡暗影(4)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全游戏都在宠我[无限]》    在厨房以外忙碌的其他佣人,没有发现正在准备晚餐的几人发出了桀桀的邪恶笑声。

    天黑之后。

    在外面寻找线索、忙了一下午的玩家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出现在楼下餐厅。

    餐桌上,摆满了今晚的菜肴,只不过全都盖着餐盖,只能闻到食物香味。

    等到所有人都落座后,七夜佯装惊讶问:“就我们几个吃?”

    “那请问,”费圆圆上菜的手一顿,表情核善,“需要再请几个鬼来和你们一起吃吗?”

    “不是啦,”其他玩家脸色有变,七夜还是亲和力十足的微笑,“庄园的主人……不下楼来一起吃饭吗?我们还没有见过呢,大家都想谢谢他收留我们暂住。”

    这次不用费圆圆出马,从楼上下来的管家加快脚步,迅速将话尾接过:“主人最近身体不舒服,在楼上休息,不会下楼用餐的。各位客人用过餐后,就回房休息吧。”

    “ok,那大家就吃饭吧。”

    七夜没有为难管家,拍了拍手,示意其他玩家落座。

    端着盘子站在一旁的费圆圆暗中瞪他,这家伙摆明了双标,每次找着机会试探、支使她,身强力壮的年轻管家一出马,他居然连个屁都不敢放。

    欺负她没有两米身高,也没有金刚的肌肉是吧!

    所有玩家落座后,女仆长示意大家将餐盖收走,费圆圆“嘿嘿”地坏笑了一下,若无其事上前,一手一个,刷拉揭开——

    “!!!”

    餐桌上鸦雀无声,离得最近的费圆圆听见旁边的云朵朵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样作为新人的一丈黑惊讶到眼睛发直。

    棉花糖转了转眼睛,似乎在和七夜使眼色,坐在另一头的小可爱抱着膀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与“可爱”无关的气场。

    “哇,这些都是什么呀,可以介绍一下吗?”七夜惊喜地叫住要收走餐盘的费圆圆,又用那种温柔的声音“绑架”她留下来解释。

    在看到桌上的菜肴时,管家的眉头也几不可见地跳了跳。

    摆在正中间的是一盘“人头”,表情各自不同,还有红色的液体挂在上面。

    “今天,我们为大家准备的是万圣节刺激套餐!”费圆圆声音激昂地一探手,动作熟练地引领他们的视线,“人头饭团!当当当!”

    另外一盘红彤彤像血泊一样的汤里,摆着好几个墨鱼仔,上面用酱料画上各种痛苦的表情。

    “地狱死亡汤,请用。”

    “绝望断手,请用。”亮哥用完美刀工将萝卜雕出了一只人手,再由费圆圆加以装饰。

    “奉上你的心脏,请用。”也是靠亮哥的雕工完成形状,由竹子和小艾后期加工。

    一道一道看起来毫无胃口的黑暗料理介绍完毕,费圆圆的笑容快要咧到耳根。

    她清楚听见了黑金币到账的声音,还是好几次。

    江蓁芸他们几个也投来兴奋的眼神,心情应该也是一样。

    毕竟这些东西是他们一起准备的,只要吓到那些玩家,就能得到黑金币。

    “哇,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七夜面不改色,发自内心地称赞,“看看这刀工,看看这设计,一定花了很多心思吧,也太棒了!!”

    亮哥(挠头傻笑):“嘿嘿,我刀工可是不错的。”

    费圆圆也没指望吓到七夜,只是他这夸奖的语气,怎么让人越听越不顺耳呢。

    就好像……在嘲笑他们,想吓我?梦里才有的好事。

    “地狱死亡汤果然是辣的,味道真好。”七夜带头喝了一碗汤,其他玩家也收敛起紧张的情绪,试着去夹那堆看起来就很惊悚的玩意。

    决定这么做时,费圆圆也没指望用这些假的东西吓他们个屁滚尿流。

    这无形中是在制造心理压力,尤其是那……两个看起来特别安静,很喜欢看七夜眼色的云朵朵和一丈黑。

    “客人喜欢就好。”

    将餐盖收走,费圆圆才没兴趣守着他们吃东西,厨房里还留了些刚才做的饭团,每人都有一个,只是没有添惊悚的装饰。

    餐桌上时不时传来笑声,基本都是七夜带起来的氛围。

    棉花糖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不怎么说话,那个顶着“小可爱”绰号的男玩家从不搭话,看起来好像不吃七夜那一套。

    经常给出最积极回应的,就是云朵朵和一丈黑。

    站在旁边的管家眯着眼睛把他们打量了一遍,示意江蓁芸先下去,剩下的事由他来接手。

    江蓁芸什么都没说,点点头,带着其他人回了厨房。

    “管家是不是不高兴我们没带他一起?生气了?”亮哥瞥了眼餐厅的方向,低声问。

    竹子摇了摇头:“我看他的任务和我们不一样吧。”

    “他的任务应该比我们更高,有更多的机会赚取黑金币,瞧不上咋们这一点。”江蓁芸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吃饭,反正那边有管家接手,应该也没他们出手的机会了。

    厨房里,他们几个炮灰npc默默吃着东西,餐厅里的玩家很快就吃完了,那些黑暗料理动得很少,只有七夜一个人吃得一脸满足。

    管家年纪轻轻,身上有一种无形的违和感,举手投足都给人……刻意的沉稳。

    “请大家在0点之前回到各自的房间里,0点之后绝对不要离开房间,”大声宣布的音量骤然降低,管家往前一步,走进玩家的中间,“最近别墅里出了些奇怪的事情,0点以后如果遇到危险,恐怕没人能帮你们。”

    “放心吧,我们都是乖宝宝。”七夜打了个响指,示意大家跟自己上楼,还找管家要了一副扑克。

    等到玩家都走了,费圆圆和其他佣人一起收拾了餐桌,打扫了一个多小时才忙完。

    就在她以为可以躺下吃会东西时,那个冰雕脸的管家又来了。

    他吩咐厨房马上做一份吃的,送到三楼尽头的房间里去。

    说是庄园主人要求的。

    江蓁芸马上着手安排,不出半个小时,就准备了热腾腾地饭菜,放在托盘上让费圆圆送去送。

    来了这里小半天了,她还没见过庄园的主人。

    费圆圆倒是一点都不好奇,她更关心刚才放在冰箱里的慕斯蛋糕会不会被人吃掉。

    玩家都在二楼,佣人住在一楼,听说三楼都是庄园主人的地盘,其他人是不能随便上去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三楼的灯光似乎比楼下任何一层都要暗,费圆圆甚至看不清墙布上的暗花。

    来到最后一间房间,她单手托着餐盘,敲了敲门。

    一秒,两秒……一分钟过去了,门内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庄园主人不在?

    费圆圆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贸贸然进去,可一直站在门口也不是个办法啊。

    “有人在吗?”她又敲了敲门,故意加大了力道,就算是聋子恐怕也听见了。

    这是她能用的最安全的力道了,费圆圆可不想用黑金币赔人家一堵门。

    又等了五分钟,屋子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费圆圆看了眼快要冷掉的食物,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庄园主人的房间就是不一样,比她的房间要大上好几倍,屋子里显得有些空荡荡,但那些让她提不起兴趣的摆设一看就是值钱的玩意。

    费圆圆将吃的放在床边的桌上,角落的卫生间没有亮灯,卧室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光线很差的台灯,房里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放饭啦~~”费圆圆小小声地喊道,感觉自己好像是来喂狗的。

    没人答应,回应她的只有屋子里的回声。

    “奇怪,明明是自己要吃东西,现在又不出现,也太浪费食物了吧,”掀开餐盖看了一眼,费圆圆嘶溜了下口水,不由得感叹竹子和小艾的厨艺是真的厉害,“还不如给我吃呢。”

    “沙沙……”

    “沙沙沙……”

    聚精会神凝视食物的费圆圆逐渐感觉到不对劲,身后好像有……别的声音!

    声音很轻,摆明是不想让她发现。

    费圆圆咬了咬唇,“呼”得一下来个急转身,差点把脖子给扭了。

    在屋子的正中,站着一个男人,穿着一身深黑色的礼服,那颜色在昏暗的房间里却依旧像墨一样深邃,散发堪比空调制冷的气场。

    “啊……”费圆圆脑子卡壳几秒,一看他穿的那高级礼服,立刻猜到他的身份,乖巧俯身,“您要的东西送到了。”

    她示意了下床头的桌子,拿着餐盖迈着小步子快速朝着房门口走。

    “砰——”在她离开之前,房门居然自己关上了。

    费圆圆暗骂这破门怎么没有眼力劲,偏在这种时候唱反调,伸手就去压门把手,居然……压不动???

    要不是有其他人在,她直接就把门卸了出去,可碍于她这个炮灰npc的可怜身份,还是不要做得太彪悍比较好。

    “不好意思,门好像……打不开啊?”

    费圆圆不好意思地收回手,用自认为最真诚的目光朝身后看去……那个黑乎乎的人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背后!

    闯入她视线的是一双……不对,是一只发着红光的眼睛。

    眼前的那张脸惨白到没有任何血色,右眼是深如黑洞般的瞳色,唯独左眼散发着异样的红光。

    对方比费圆圆高出不少,看人的方式就很不友好,微长的黑色发丝挡住眉眼,上仰的下巴让下颌线的轮廓格外明显,连阴影的边缘都异常利落。

    等等,红光左眼,这个身高……

    男人逆着光,费圆圆看不太清楚他的五官。

    吞了吞口水,她小拳拳攥紧在胸口,努力和他保持距离:“你是……甚哥吗?”

    发丝下的眉头轻轻皱了皱,看不清脸的男人没有回答,原本前倾的身形居然往后撤了几寸,他的脸终于曝光在昏暗的光线下。

    她本来还觉得情况不妙,但在发现是他后,悄悄松了口气。

    对面不知道是不想理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始终没说话。

    圆圆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是一种散发着淡淡光泽的深黑色,好像一颗有着魔力的石头。

    跟前的男人甚至往后退了一步,像是故意和她保持距离。

    然而费圆圆的视线仿佛烙在他身上似的,一秒都没移开过,像缠绕在身上的藤蔓越勒越紧,无端生出一种窒息感。

    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男人轻轻“嗯”了一声。

    那音调不不情不愿,像是有人逼着他回答似的。

    “我已经看到啦,不需要你说了!”费圆圆抬起头,发现白亦甚看她的眼神一点不像是叙旧的意思,反而……带着杀意。

    “……话说完了?”宛如怜悯般地垂下眼眸,白亦甚的目光里没有丝毫“老朋友”重聚的欢欣。

    他的眼神看得费圆圆不寒而栗。

    “什……什么意思啊?”费圆圆的笑容凝固,抱着餐盖,挡在心口的要害位置,像只瑟瑟发抖的仓鼠。

    “你触发了死亡条件。”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