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123、第一百二十三声汪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脑花的实力比里梅强不少?。

    同是被坑害数次,里梅已无余力再更换一副身体,而脑花只要找到新鲜的?尸体,多?半可以借尸还魂,还能继承死者生前的?力量。

    眼下,他的?皮囊出自加茂家的咒术师,是擅长“血操术”的?术士。

    加茂家的血脉很好用,因术式的?特异性,他能感知到活物的血气。即使隔着一堆皮肉肌骨,他也能分辨出血与血的?不同。

    依靠这点,他寻到了沉入海底的?茧。

    出乎意料的?是,过了这么久的?日子,茧非但没有损坏,里头的人形还长大了一圈。仔细看去,茧外延的触须漂浮在海水里,晃悠悠的?,像是无害的海草。

    可一旦有活物靠近它,就会在瞬间被触须缠缚,吸成干尸。

    它虽未完全成型,但属于妖物的掠夺性已然觉醒。凡是接近它的?生物,都会被当作食物吃掉。

    脑花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茧拖上岸。

    “龙罗的?实力不怎么样,但人偶加了他的?血,倒是没死在海底。”脑花道,“自封‘青龙’的?家伙勉强算得上有用,省了我们找下一个容器的时间。”

    大茧好似在呼吸,先膨胀再收缩,往复循环。里头的人形看不分明,只依稀能瞧出是个男子,正以婴孩状的姿势蜷缩着。

    “成熟了没有?”里梅扯下系在脖颈上的?手指,“能喂手指了吗?”

    “距离成熟尚远,可我们没精力再等。”脑花道,“把手指给?它喂下去吧,那些阴魂不散的咒术师马上要追来了。”

    “万一这个容器也承受不了呢?”

    “那只能怪我们运气不好。”脑花轻笑,“但可以赌一把,里梅。先唤醒宿傩,以他的?实力和?头脑,必定能判断出所处的?境况。”

    “容器没成形才更可塑,为了让躯体朝他希望的?方向发展,宿傩一定会驾驭大茧猎食。而围剿我们的术士,正是他需要的?食物。”

    如果?容器崩坏,他们得从头苟过,随时有殒命的危险。

    可要是容器撑过了宿傩的毒性,他们必然能逆风翻盘。

    “好!”里梅不再犹豫。

    他五指比剑,大力贯穿了茧膜。泡着粘稠的?液体,他单手摸到了人脸的嘴,撬开,再将手指塞了进去。

    很快,他抽离手臂与脑花一起退开数丈,站在远处谨慎地观望。

    几息、一刻、半晌……容器像是崩溃了,毫无动静。

    失败了?

    哪怕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两名邪术士仍是有些失望。如此一来,他们不得不分头逃命,以苟上几十?年为目标,先熬死这批术士再从长计议。

    只是,时机卡得不偏不倚。就在他们准备回收宿傩的手指时,大茧内传出了强有力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

    紧接着,一股霸道的?咒力自茧中扩散,震得周遭的砂石似波纹泛开。像是凶兽苏醒,气势强盛到让邪术士都不敢靠近。

    里梅瞳孔骤缩:“宿傩大人……”

    显然,宿傩醒了。

    他不愧为诅咒之王,当漆黑的?咒文浮上体表,他的?躯体便以最快的速度长大。骨骼生长、肌肉虬结,脊背处鼓起两个肉囊,隐约有手的?雏形出现。

    大茧逐渐干瘪,宿傩却止住了吸收的架势。

    “里梅。”

    “我在,宿傩大人。”里梅单膝跪地,垂下头颅,“您回来了。”

    “我要更多的?血肉。”宿傩故态复荫,发出魔鬼的狂笑,“孩子、女人!女人在……”

    声音戛然而止,不堪的回忆重现。

    “大人?”里梅问道,“怎么了?”

    不多?时,宿傩的声音传来:“这副身体选的?不错。你那里还有多?少?手指,全部给我。”透过茧的破洞,瞥向脑花,“羂索?”

    脑花恭敬道:“承蒙诅咒之王看重,不负所托。”

    “只是,你需要的?手指得等我们取回狱门疆·里,才能拿到手。”脑花道,“算一算数量,你可以一口气吞下十?八根。”

    距离复活指日可待。

    宿傩勾唇:“你们干得不错。”

    大概是吸纳了妖血的?躯体足够敏感,隔着大老远的?距离,宿傩仍感知到了术士们靠近的?气息。

    他笑道:“看来我的?料理到了!”

    之后,是一场一面倒的?残杀。

    ……

    是夜。

    大茧的养分全被吸干,犹如一层枯败的?树皮挂在宿傩身上。

    他伸手拂去,露出精赤的身体,那周身虬结的?肌肉垒成一堵厚墙,四?只粗壮的手臂上下挥动,似乎在寻找挥动武器的手感。

    一头灰发、两双蓝眸,虎背熊腰,与他生前的?形象接近却又不同。

    而妖血与人血的?相融造就了抗毒的?容器,可因容器只是个“半妖”,导致他既开不了六眼,也无法把妖血发挥到十成十?的?地步。

    他有且仅能做到的,就是重回诅咒之王的?状态。

    不过,有副躯壳就行,聊胜于无。

    他从里梅手里取过另一根手指,张嘴吞了下去。又踩着一地的尸骨远眺,张开四?臂晒着月光。

    “宿傩大人,您刚苏醒,姑且随我们……”

    “有两只猎物我还没杀。”宿傩记得,上一次苏醒后的梵天大火,以及他在烈火中湮灭的躯体,“那对兄弟在哪里?”

    不消他明说,里梅道:“黑川犬山城。”

    “那只白犬喜欢游历,不常在犬山,倒是半妖一直呆在犬山没离开。”他思及遣出的傀儡的遭遇,提醒道,“五条家的?两个六眼也在犬山。”

    犬山?

    不仅有那对兄弟,还有两个六眼?

    “不错,不错!”宿傩好战,光是想想就兴奋起来,“犬山城,要是被鲜血染红的话……”血与火的颜色总让他胃口大开。

    犹记得他曾吞过五根手指,却仍败于对方的领域之下。诚然他当时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大御神流火的威力,也着实让他领教了一番。

    那般炽热的、足以灼伤灵魂的?业火!

    不过,该从谁开始杀起呢?

    宿傩思量一番,挑了杀生丸。

    他是半点不怕招惹妖怪,更不怕被整个西国追杀。甚至,他还会为被神道、咒术师、妖怪三方围剿而感到万分畅快。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行为处事全凭喜恶——世间没他惹不起之物,也没他去不了的?地方!

    “杀生丸吗?”脑花难得开口,“他手上那把刀可不简单,要是可以,尽量折断它。”

    那把掌握着生死之力的?刀,对他们有大害。尤其是它劈开冥道的?那招,在他们眼中等同于“领域展开”,还是能多重瞬发的大招。

    宿傩:“折断了有什么意思,我很想见识见识他的?招式。”

    脑花:……

    行,你别玩脱就行。

    只是,既然宿傩挑了杀生丸,为了让他打个尽兴,他们得拖住犬夜叉和?六眼了。如此,四?魂之玉中的曲灵很有必要“诞生”。

    毕竟,那只半妖是个实打实的?威胁,没有曲灵的蛊惑和?人偶的头颅,他们拖不住他太久。

    黎明时分,邪术士三人组离开了海域。

    而后,狱门疆·里被取出,里梅握着这把钥匙,进入了狱门疆的?内部。

    彼时,宿傩只着下袴,懒懒地靠在强盗窝里。在他身边是四分五裂的?尸体,偏生他抓着一只烤熟的?野猪蹄,就着血腥味吃得很香。

    片刻,里梅从狱门疆中爬了出来,他黑着脸扔出了两口锅和?一大捆狗毛。

    脑花:“这是……”

    “里面全是杂物!全是!”里梅面目狰狞,随手往里头捞了一把,居然抓出一把松果,“什么都有!”

    再抓一把……好吧,是肉干。

    他不信邪了!

    里梅疯狂地扒拉起来,然后在宿傩和脑花沉默地注视下,渐渐被狗毛、果?脯、兽肉、野菜淹没。可喜可贺,里头也不是只有吃的?,还有笔墨纸砚和?一些家书。

    啊呸!这一点也不可喜可贺!

    可恶的半妖,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啊!

    狱门疆,一个专司封印的百年咒物,竟然被你拿来存放干粮被褥锅子食材,它不要面子的?吗?啊!你把咒物置于何地,你……

    “暴殄天物!”里梅继续扒拉,翻出了一只千两箱。

    打开,里头放着孩子的?年玉,是十六夜每逢新年给?犬夜叉的?压岁钱。好些年了,攒了满满一箱。

    但咒术师对这些没兴趣。

    “该死的?,东西在哪里?”抓狂!

    哦,翻出了狗粮。

    宿傩和脑花:……

    ……

    夜里下起了暴雨。

    雷声隆隆,惊醒了沉睡的缘一。

    电光擦过天际,把一切照得霜白。而他透过光影的眼,看见了世界背后的世界——铺天盖地的咒灵在汇聚,像是受到了吸引。

    他掀开被褥,随意披了件衣服外出,赤脚踩在被雨水打湿的长廊上,让寒风扑了满面。

    “轰隆!”炸雷撕裂天空。

    雨水冲刷了所有气息,不知为何,生出了他心头的不安。裤脚湿透了,薄衣也贴在了身上,缘一在廊下站了很久很久,久到……他的?心开始不稳。

    难言的?躁动,好似出了事?

    “轰隆!”

    五条兄弟的?身影出现在廊下,脸色与他竟是同等凝重。白犬的鼻子在水汽冲刷下往往不好使,可六眼对环境的?分析能力依旧很强。

    “有强大的?咒灵出现了。”五条莲道,“在西南方。”

    五条流:“比邪术士给?我的?感觉更可怕,简直像是宿傩的手指……”

    等等,手指!

    短暂的?噤声,缘一冷着脸复归室内,取出了狱门疆。

    他抱着它抖了抖,却见它安静得诡异。

    缘一抬眸,淡淡道:“里面似乎空了,我进去看看。”说着,他平静地取过小牛和?炎牙,“别担心我,我只是心情很差而已。”

    五条兄弟:……

    这让人更担心了好吗?

    不需要施咒和?前摇,缘一顺利进入了狱门疆。他怔怔地站在原地,看向空荡荡的“储物间”,发现他的?肉干果脯、锅子被褥、狗毛年玉全不见了。

    是谁?

    是谁偷走了小狗勾的家藏?

    所幸,由于他乱塞东西,四?魂之玉还落在一个破匣子里没被捡走。恰在这时,狱门疆的?“后方”居然慢慢凝出一个漩涡,再探入一只少年的手,熟门熟路地到处乱摸。

    缘一:……

    他记得这个味道,是里梅。

    很好,好得很。

    缘一面无表情地拔出了小牛。

    他寻思着要不要砍手,可一线理智还是拉回了他的?冲动。

    缘一注视着那手良久,干脆取出四魂之玉塞到对方手里,而他牢牢抓住了粗绳的另一端。

    果?然,对方一摸到玉石便狠狠一拽,不仅是四魂之玉,连缘一也被拽到了狱门疆之外。

    “到手了!”

    扒拉了整整一天才扒拉完的?里梅来不及大喜,就突兀大悲。他看见缘一落在地上,正用冷漠的?眼扫过他、脑花和宿傩。

    这一刻,世界静得落针可闻。

    面对诅咒之王和?邪术士,缘一半点不怵:“破道之九十?·黑棺!”

    作者有话要说:PS:缘一:鬼畜道之九十·黑人抬棺。

    反派们:……

    PS:里梅:为什么我们的计划没有一条是按计划实行的?

    羂索:对面是狗……【沧桑点烟.jpg】

    PS:卡死我了!镰仓篇倒计时!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草(* ̄3)(ε ̄*)!!!

    PS:感谢在2021-05-1123:30:24~2021-05-1223:46: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47699491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泺、liwell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圈圈116瓶;崎岖小贝贝110瓶;幽灵75瓶;o(≧▽≦)o妖69瓶;ll、洛晓书50瓶;小鱼鱼儿41瓶;48144016、核桃仁、鹿梓、虫眠40瓶;封行戈39瓶;和风、凌幽、夜30瓶;《企鵝寶寶》、冬吧唧的钢牙兔子26瓶;清和25瓶;烏野的烏鴉、焦糖古董、一笑一清缘。20瓶;人心偏长,不可妄想18瓶;泠月、吾皇万睡、anmi、五更天、凌千、47699491、yaoyao、云构发自然、van、李鱼、猫大爷喵、.、沐沐尘、肥小喵一只、纯阳弟弟、卷毛、我只是一个小朋友、机制如本座⊙ω⊙、少侠吃颗药冷静冷静、天已黎明、凝影夜、白胖10瓶;狸子不掉牙、糖姝8瓶;素之然7瓶;月sama、朔辰、windlin、繁星、曼珠、幻羽樱、Siagl、萤、织木白、大白葫芦瓜5瓶;墨萨菲尔、融火3瓶;397745222瓶;咸鱼翻身农奴把歌唱、君墨渊、又來、中华田园猫、沐、古风凤鸣、暖穗春风、不想起床身体棒棒、嘉和,不哭、瞬零、广聿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