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29、第二十九声汪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没谁想接修刀的活计,或许连刀也不愿被修好吧?

    刀的一生?,能被大妖握在手中斩杀数百豹猫,已是走上了刀生?巅峰。哪怕就此碎裂死去,也无愧战绩与荣耀。

    它圆满了。

    躺平是最好的结果,而不是顶着小牛的名字一直被使用,再给妖怪们留下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

    可是,缘一给的实在是太多了,已远超一把?妖刀原本的价值。

    当半妖将三袋上乘的妖珠放在桌上,那纯粹的色泽晃花了锻刀师的眼。

    血红色、火属性,妖力浑厚又绵长,可遇不可求。

    无论是丢进锻刀炉锻刀,还是作为材料锻入刀中,亦或是制成配饰嵌在刀柄,都是能用的良材!

    且,它们还能给非火属的锻刀师带来极大的便利,只要妖珠管够,就不用成天守着炉子看火了。

    锻刀师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在锻刀中,而不是被俗物分心,这些妖珠简直是锻刀师的福音!

    “妖珠……”女妖瞳孔骤缩,“这些都是你的吗?”

    缘一点头。

    女妖抿唇,半妖的妖珠能从哪里来?只能是杀生?丸给的啊!

    一出手就是三袋妖珠,底蕴是相当深厚。看来白犬一族对待半妖幼崽也是一视同仁,没有因为斗牙王的错误而迁怒半妖,也不曾出手处理掉这个污点。虽然不对外承认半妖的身份,但吃穿用度倒是给够。

    啧,白犬一族可真是气度十足。

    这样就行了……

    女妖思量清楚了。

    既然杀生?丸给了妖珠让半妖带刀来修,就说明他认可了这把?刀。连使用者都不在乎刀的名字,他们修刀的在乎这个干嘛。

    是妖珠不够香吗?

    至于刀的意志……啊,没准小牛非常享受这个名字呢!

    “我接了,我帮你修。”女妖利索地收起妖珠,“你对刀有什么?要求吗?”

    缘一:“要用猩猩绯砂石锻刀。”

    女妖:“……那是什么??”她是真不清楚人类锻刀师用的东西。

    缘一似乎觉得她不靠谱:“我还是找别人锻刀吧。”

    “不用那么麻烦,区区一块石头而已。”女妖从缘一手里接过刀,咧嘴一笑,“我是炎之女·千夜红,你的报酬我收了,要求我也清楚了。三天之后,来我这里取刀。”

    缘一乖巧点头:“那就拜托你了。”

    修刀的事落定,缘一就不再逗留。饭点快到了,他得赶快回兔子食肆才好,不然兔子夫妇会担心的。

    只是在离开前,缘一礼貌地询问能不能借走一把?刀。

    “身边没有刀我会不习惯。”缘一道,“可以借给我一把?刀吗?我会在来取刀时还给你。”

    他不傻,内城中盯着他的妖怪有很多,他们现在不动手,不一定永远不动手。在没有刀的三天里,能借一把?刀防身也是好事。

    而之?所?以是借不是买,是因为缘一在鬼杀队呆久了,早已习惯把刀当成消耗品。

    斩鬼很费日轮刀,打几场就断是常有的事。他没体会过?一把?刀陪伴一生?的感受,自然无法深刻地理解“刀即半身”的意义。

    最重要的是,他对猩猩绯砂石“爱”得深沉。不含它的刀,缘一都不想要。又听冥加爷爷说买刀很贵,那……借一把?应该不贵吧?

    “借?”千夜红失笑,“你还真是一点也不懂。”

    “妖怪锻造的刀没有出借的道理,只要你能握起它,就说明它承认了你。不被承认者,根本没资格握起刀。”

    “而你,在拥有刀之?后可以不用它、抛弃它、摧毁它,但刀——除你之?外?,不会再想要第二个主人。”

    千夜红的语气凌厉了起来:“小子,对刀要负责。我允许你从我的库中挑走一把?,但不允许你在使用它之?后把它送还,明白了吗?”

    缘一表示明白了。

    “寮里有我的刀库,共有十七把?妖刀,自己去挑吧。”必须给把?刀耽误一下,这只半妖可跟杀生?丸不一样。

    她活了八百多岁,不会看错狗。

    但缘一不想做刀中渣狗,于是诚恳道:“我有小牛就够了。”

    千夜红:……

    ……

    缘一还是被塞了一把?妖刀。

    妖刀是方头太刀的样式,成于古坟时期,距今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

    它的刀身笔直,比一般太刀要长些也更重些。

    刀柄的兜近处嵌着两只眼睛,从目贯到锷的位置覆着金红色的鸟羽,还一路延展到刀鞘的尾端。

    因是出自大师之?手,妖刀的装饰极为精致。不仅有金银妖骨做修饰,还在太刀鞘上系了纯黑的丝卷,堪称华丽至极。

    它名“炎牙”,是从富士山深处诞生?的刀。

    千夜红告诉他,在千年以前,有不死鸟在圣岳涅槃。新生之?后飞向了更遥远的大洲,而祂蜕下的死壳留在了圣岳深处,慢慢焚为刀形的粗胚。

    她的母亲发现了这把?遗蜕,于是日夜浸泡火海中锻造,锤炼数年才锻出了炎牙。

    这是世间最纯粹的火属性的刀,拥有着太阳般暴戾的热度与妖力,对使用者的要求极其苛刻,近九百年来没有大妖能让它低头。

    甚至除了锻刀师之?外?,若是有人擅自靠近它就会被烈焰灼烧。

    但是,炎牙没有拒绝缘一。

    “现在,它是你的刀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握起它。”千夜红道,“把?它带走吧,刀搁在这里不被使用,才是刀最大的悲哀,连名刀都会变成废铁。”

    缘一明了。

    他用黑布裹起刀,背在身后带了出去。原以为会遇到找茬的妖怪,却发现一路走得极为顺畅。

    不知为何,内城的街市少了大妖,外?城的商铺更加热闹。很多小妖聚在一起不知在嘀咕什么?,隐约间还传出惊呼声。

    “千真万确!是锻刀寮里烧火的八尺鸦传出的消息,就在刚才!”四下张望一番,压低声,“那豹猫一族啊,是被小牛击败了!”

    “小牛?”小妖们惊呼,又连忙捂住嘴,“那是个什么?妖怪?”

    “不是什么?妖怪,是刀,刀啊!”猛拍大腿的声音,“知道是谁的刀吗?”

    “谁啊?”

    看着小妖们懵逼的脸,掌握第一手八卦资源的妖怪可嘚瑟了:“是西国下一任王的刀。”

    在一片惊呼声中,妖怪继续道,“西国的下一任王·杀生?丸,用自己的佩刀小牛击败了豹猫一族!听说只用了一招,太强大了!”

    小妖怪发出了崇拜的惊呼。

    缘一的犬耳抖了抖,一听是赞美兄长的话,便不再多管。

    说起来,兄长不知在做什么?,已经三天没见到人了……

    缘一踩着饭点回到兔子食肆,一进门没有闻到毛茸茸的味道,就知道又是不见兄长的一天。

    他安静地用了饭,正打算入室小憩一会儿。却见兔子夫妇来到了他的面前,郑重其事地行礼,恭敬道:“犬夜叉少爷,可以请您帮小妖怪们一个忙吗?”

    帮忙?

    缘一规矩地坐好,并没有一口应下:“请问是什么?事?”

    “如果可以的话,能拜托您扮演一下座敷童子吗?”兔子夫妇道,“我们小妖怪没有大志向,只想在市町安居。但住的时间长了,就像人类一样造了不少节日。”

    “我们……缺一位供祭拜的座敷童子。”

    “拜托您了!”

    缘一愣了愣:“扮演座敷童子?需要我做什么?吗?”

    “您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坐在神龛上享受供奉就可以了!您是被我们深深需要着的人啊,犬夜叉少爷!”

    缘一:……

    ……

    白犬与豹猫的恩怨由来已久,往上数八代都不一定能拎得清起因和结果。

    只知道这两族同住西国,一边是猫,一边是狗,今天不是我咬你,明天就是你咬我。

    斗了数百年,风风火火。

    直到斗牙王杀死了豹猫领主,旗鼓相当的平衡才被打破。豹猫一族偃旗息鼓,安静蛰伏,耐心等到斗牙王死去,心思又再度活络了起来。

    在他们眼里,白犬只剩斗牙王的遗孀和刚成年的长子,不足为惧。

    故而,他们开始筹备兵器,准备向白犬来一场血腥复仇。只可惜仇没复成,骨灰倒是被扬了。

    他们离搞事成功就差一对狗兄弟的距离。

    而现在,他们只剩大败。

    杀生?丸是个实打实的狠角色,一朝把?娃丢在市町,工作效率就成倍增长。

    他找到西国的据点,让小妖传讯给母亲,告诉她即刻着手围剿豹猫。又转道西国,循着气味守在了冬岚等大妖回程的必经之地。

    对于狩猎,杀生?丸很有耐心。

    果然,守了一日之后,接应冬岚的豹猫们来到了这里。杀生?丸没有留手,直接掠阵开杀。

    与此同时,白犬与西国境内各妖族联手围剿豹猫,硬核干架三天,生?生?把?豹猫一族赶出了西国。

    可直到战斗结束,杀生?丸也没等到最想杀的四只豹猫。

    看来是跑远了……

    他甩去爪上的血渍,转身回了族地。

    彼时,大地被鲜血冲刷,到处散落着残肢碎肉,妖族们瓜分豹猫的领地和私藏,撕扯了又一个三天,白犬一族稳占利益的大头。

    “杀生?丸,你怎么知道要在这时围剿豹猫?”

    问话者是杀生?丸的母亲凌月仙姬,也是白犬族的现任女王。

    她有一头及腰白发,容貌绝美,衣着华贵。绒尾挂在臂弯,战斗只做指挥,她从头到尾都端坐在最高处,欣赏狼烟烽火,又把?玩着颈项的珠宝。

    凌月仙姬与杀生?丸有七分相似,但比起儿子的冷漠,她虽本性凉薄,但脸上的表情却是生动很多。

    她斜了儿子一眼,故作忧伤:“怎么不说话呢,真是太伤母亲的心了。杀生?丸,长大以后的你一点也不可爱了呢。”

    杀生?丸半个字都不想说。

    凌月仙姬挑眉,复又捂住心口哀叹。

    “小时候的你多么?可爱啊,不会穿狩衣,就把狩衣咬碎了;不喜欢父亲,就扯秃了父亲绒尾的毛:不愿意交朋友,就把所?有幼崽都打了一顿。”

    “当初是多么?直白的孩子啊。”

    杀生?丸:……

    一提孩子就想到那只半妖,他本就很冷的脸顿时变得更冷了。

    不欲与母亲多做交流,杀生?丸决定离开了。有些事情不需要他多做解释,母亲只要稍加打听就能知晓。

    如此,何必多费唇舌。

    “杀生?丸。”凌月仙姬的声音加重了。

    杀生?丸顿住脚步,侧首,眼神示意有话快说。

    “我听说你在教养那只半妖。”凌月仙姬支着头,似笑非笑,“是真的吗?还是带在身边准备当作食物?”

    杀生?丸平静道:“我没那么无聊。”

    不知是在回答哪个问题。

    他抬步往前走,这次没放缓速度。

    凌月仙姬轻笑:“杀生?丸,据我所?知,半妖在一个月中会有一天妖力尽失,彻底变成一个人类呢。”

    “你知道那只小半妖是在哪一天变成人类吗?”

    “你在离开前,又把?他扔在了哪里呢?”

    暴击百分百!

    杀生?丸:……

    “坐骑在哪个方向?”杀生?丸出声询问。

    “真是让为母惊叹,你居然是这么?负责的兄长吗?”凌月仙姬喟叹道,“知道那只幼崽有危险,就要乘着坐骑赶到他的身边。”

    杀生?丸:“半妖死了的话,就喂给坐骑吃。”

    凌月仙姬:……

    这狗东西是她儿子?

    ……

    杀生?丸带着一头双头坐骑来到了妖怪市町。

    饶是母亲说的话极有可能发生,但他并不认为那只半妖会轻易死去。毕竟,他把?他扔在了满是兔子味的地方。

    半妖再没用,也不至于被兔子咬死。

    杀生?丸如是想。

    只是,刚成年的大妖怪哪经历过?妖界八卦的险恶。他踏入妖怪市町的瞬间,气氛竟有一息的死寂。

    接着,小妖怪们敛声屏息,又窃窃私语起来。

    这场面杀生?丸见多了,小妖怪慑于大妖的威压,总不敢在大妖面前大声喧哗。私语是他们畏惧的表现,无需在意。

    不过?,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那就是西国的下一任王·杀生?丸!”

    “天呐!是他,居然是他!”

    “他就是传说中用小牛击败了豹猫一族的大妖吗?”

    “小牛呢?是不是他腰上挂着的那把刀?啊,不愧是名刀,明明是很重的太刀,居然不会撑破腰带,真是很有灵性啊!”

    杀生?丸:……

    他转过头,冷冷地扫了小妖怪们一眼。看来他们在城里安逸久了,已经对大妖失去了基本的敬畏。

    “好可怕的眼神,不愧是用小牛击败了豹猫的男人!”

    “太有气势了!我想追随小牛的主人!”

    小牛、小牛、小牛!

    杀生?丸不语,觉得手指在疯狂发痒。他压下杀意,循着火鼠裘的味道走去,直穿过?好几条街,才终于找到了七天没见的半妖幼……

    杀生?丸抬眼,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再强大的冰山,也有开裂的时候。

    杀生?丸看见那愚蠢的半妖坐在高高的神?龛上,穿着火鼠裘,裹着红大褂。头顶华丽冠宇,脚踩高档木屐,手中捧着一块标有“千两”字眼的金黄色牌匾,正充当着可笑的座敷童子。

    神?龛上供满了妖珠和食物,地上跪满了大大小小的妖怪。

    他们此起彼伏地虔诚跪拜,嘴里发出喃喃祈祷词:“啊,千两大人!请让我的小肆收到更多的妖珠吧!”

    “啊,千两大人!”

    “千两大人保佑我!”

    千两大人?

    杀生?丸:……

    他活了整整两百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等场面。

    恰在这时,嗅觉同样灵敏的半妖发现了他。

    然而没有重逢的喜悦,也没有看见来人的震惊,半妖更没有走下神?龛的打算,工作态度极其好。

    “兄长。”他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可以等我一下吗?”

    “如果你还没有吃饭,就先去兔子食肆吧。”半妖认真道,“那里还有萝卜饭。”

    杀生?丸:……

    所?以,他在杀了七天豹猫之后,半妖准备给他吃萝卜?

    大妖怪拢起手,嘴角上扬,竟是笑了起来。远远看去,莫名带着点温和的感觉。

    缘一有点发愣,他没想到兄长也有心情极好的时候。

    “你过?来。”杀生?丸耐心唤道,“犬夜叉。”

    犬·夜·叉!

    这是兄长第一次唤他的名字。要是没记错的话,兄长似乎是说过?,只有得到他的认可,他才不会再喊他半妖。

    这是认可他了吗?

    缘一怔怔,终是跃下了神?龛:“兄长,你是认可我了吗?”

    杀生?丸抬起手:“认可。”

    “啪啪啪!”爆炒栗子三连发!

    “……疼!”缘一抱住脑袋。

    该说不愧是兄长吗?一见面就把?之?前没打的全部补上了。可是,为什么?要打他?

    缘一很快知道了原因。

    小妖怪们分分钟见风使舵,冲着杀生?丸又跪又拜:“这是千两的兄长大人,那就是万两大人了!”

    “啊,万两大人!保佑我河童捕到更多的鱼吧!”

    杀生?丸:……

    千两?万两?

    这狗东西是他手足?

    作者有话要说:PS:缘一:我走了的话,小妖怪失去了座敷童子怎么办?不行,得新请一个回来。

    于是缘一逮住了万世极乐教教主童磨。

    童磨:……诶?

    PS:啊,我亲爱的男神杀生丸!你一定要相信我是爱你的!我是爱你的!【迎风怒吼.jpg】

    PS: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草(* ̄3)(ε ̄*)!!!

    PS:感谢在2021-02-1321:28:01~2021-02-1421:15: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ayoooooo10个;刘佳丽、须尽欢、西卡、硫夜2个;苗苗、山月、什乡卡夫卡、阿挽、横滨锁王太宰治、大白菜呀,地里黄~、嗑糖、阎魔、泠伢、昨日烟花、silence丶雾、咸鱼翻身农奴把歌唱、不是怂是从心、桂堂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目100瓶;まことの夏の眠り60瓶;轩辕星游49瓶;字形、开心ヽ(○^?^)??40瓶;满星河34瓶;zxcasdqwe、猫毛虫、西津夏知、可乐紫晨、珊瑚、冻豆腐、空心人、静夜&幻雪、曾落将军一阵中、娇气包的瓜酱30瓶;大白菜呀,地里黄~29瓶;偌尘期23瓶;机智皮皮子22瓶;默語、浮生如梦、若叶障目、此处为空、左边没路啊20瓶;须尽欢15瓶;莫非攻、暄。、梦、长心、溟、铺墨、崔崔不知道、未曾废远、雪狐、sleepingcat、篔序茁、琳千夜、墨幽、DuoDuo虾、隐里、青夜、ee、修尚、星穹圣诗、归路、昨日烟花、霁月初寒、野猫不定居、七个七天、卡卡、?!、anmi、Lian、烟光雾雨天、小白不会飞、想作咸鱼买不起盐、那是什么、明夕玦、Akimoto、死里逃生夹竹桃、雨卷珠帘、chuxitianshu、4104814010瓶;七宗罪-懒惰、花伏楹8瓶;一条咸鱼7瓶;时渡零、半念6瓶;34049202、柴鱼、曼珠、安墨辞、苍安杵榕、森屿、咩王的羊毛、南离之、日更的大大最可爱、御风flora、影梦5瓶;28683842、荣燊、凉拌蛋黄4瓶;是团子哒、北极兔的腿、苏子悄然、一条小鱼、鱼北北北华2瓶;广聿玉、拜利麦诺、树树竹、妮妮我本命、千祤、枫香脂、糯米、依旧是起名废的一天、我A爆了、白羽、露西利、司深、大钰儿阿不是这样的、花溪墨、妮菇、治君、小镜子、瞬零、千千、狩晴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