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20、第二十声汪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缘一在羽毛堆里窝了一晚,早起时头发乱如稻草,还插了好几根毛。

    他把羽毛扒拉下来拾掇整齐,本想装在包裹中带走,却发现小布包根本囤不住这么多羽毛。

    要扔了吗?扔了多可惜,好歹能做床被褥。

    缘一不知道杀生丸会在森林里停留多久,他的兄长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一旦决定要离开,绝不会因为他不方便而停留,尤其是为了“做被褥”这种原因。

    他除了赶在兄长说离开前把事情做好,没有商量的余地。

    “兄长,我去准备早食。”缘一道。

    杀生丸看了眼满地的羽毛,平静道:“午后离开。”

    让这半妖做被褥也好,省得再碰他的绒尾。打从知道半妖会顺手薅狗毛之后,杀生丸对他是嫌弃万分。

    大妖怪起身,打算四处走走。

    离得稍远些他再回头看,就见那半妖蹲在地上,麻溜地捡起一根根狗毛。数量不算多,但也能搓一截细绳。

    掉毛吗?

    这种事不罕见,可也不常有。毕竟是妖怪,幼崽会因为气温冷热而换毛,成年白犬倒没有这种烦恼。

    除非……

    杀生丸不语,只反手摸上绒尾,沉思起来。

    他已满两百岁,是一只成年犬妖了。即使父亲死得早,但该教会他的东西已全部教给他。要是没记错的话,白犬在成年后会进入妖力的蜕变期。

    就像蛇蜕皮会再生长一样,白犬在成年后的蜕变会让妖力翻倍。一般而言,白犬身上有几道妖纹就蜕变几次,越多越强。

    而妖力蜕变会由内而外进行,是一次水到渠成又无知无觉的代谢。

    唯二能让白犬感觉到“代谢”的是:皮毛掉落换新,爪牙断裂重生。

    思及此,杀生丸张开抚摸绒尾的手,只见掌心中躺着几根狗毛……果然,皮毛变得脆弱了,难怪那只半妖随手摸一把都能薅走不少。

    杀生丸慢慢散步,沐浴着晨曦思考身上的异常。

    这是他的第一次蜕变……

    父亲身上有六道妖纹,成年后每百年蜕变一次,在第四蜕时就成了西国最强的大将。

    母亲身上有七道妖纹,蜕变所需的年限比父亲要久一点,但她尚未四蜕就成了西国至高的女王。

    作为西国最强者们的儿子,他杀生丸完美继承了双方的血脉优点。甚至,出生时身上的妖纹多达17道,是闻所未闻之事。

    正因为白犬一族没出过他这种先例,所以他的未来等同于未知。

    谁也说不准他成年没多久就进入妖力的蜕变期是好是坏,包括他自己。

    杀生丸的身影隐没在林深处,消失不见。

    嗅到兄长的气味远去,缘一暂时搁下了手头的活,跃入林中寻找食物。

    遗憾的是,由于他的武力可怕,但凡长脑子的妖怪和长腿的怪物早跑没影了,逮不到肉餐的缘一只能摘了蘑菇和野菜,又在溪水中摸了两条鳗鱼。

    “要是有米饭就好了……”他喃喃道。

    鳗鱼配饭是一道美食,前世他只在离家后吃过几次。

    倒不是鳗鱼量少,而是难捉。人们捉不到湖泊、河道中的鳗鱼,就会蹲守在大溪边捕捞,每到春夏交界的时候,林野溪边总是走满了人。

    他往往会避开他们,前往林深处的溪流中捉鳗鱼。那时诗还活着,当他把鳗鱼带回去后,他们会一起料理、烧烤,再搭配米饭食用,享受平凡生活的静谧时光。

    可惜,好景不长……

    直到他寿终正寝,都没机会再与家人用一顿鳗鱼饭了。

    缘一将鳗鱼处理好,插上树枝放在火边烤,又隔着大叶煮蘑菇汤,不多时便飘出了一阵香味。

    他守着早食,在溪边拔了不少野草。再摘下草叶,将草茎搓软串起了羽毛。这些虽比不上狗毛搓的细绳,但好在野草量大,聊胜于无。

    等早食好得差不多了,林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缘一抬头,他的兄长踩着饭点回来了。

    即使杀生丸没说话,缘一也能读懂他的意思,可能是想问“今天吃什么”。

    缘一起身,乖巧道:“兄长,我们一起吃鳗鱼吧。”

    杀生丸:……

    大妖怪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这半妖真是白犬一族的幼崽吗?确定不是隔壁豹猫一族派来的奸细吗?

    “除了鱼还有什么?”杀生丸并不想吃鱼。

    缘一:“野菜。”

    杀生丸:……

    吃鱼吧。

    ……

    午后,缘一跟着杀生丸走出了森林。

    日间,有背着行囊的术士沿着山道行走,而他们在山道下方路过,踏着崎岖不平的路前行。有风吹来,混杂了上下的气味,术士察觉不对往下看去,忽而一笑。

    “兄长,怎么了?”白发蓝瞳的孩子问道。

    “是大妖。”同为白发的男子眼缠白布,笑道,“流,要学会用你的‘眼’去读这个世界,风会告诉你下面有什么。”

    “大妖?”五条流歪头问道,“既然是妖怪,为什么不攻击我们?”

    男子笑得吊儿郎当:“因为他也带着孩子啊,是个半妖呢,哪有带着孩子打架的道理。要是真动手,我先拦住他,你立刻去劫持那个孩子,我们就赢定了!”

    为什么你能把挟持小孩的事说得这么轻松?

    五条流冷漠道:“兄长你真是个下作的人。”

    男子:……

    与此同时,像是察觉到了术士的窥视,杀生丸难得驻足,透过密集的林木往山上看了一眼。

    缘一:“兄长,怎么了?”

    “是术士。”杀生丸转过头,冷淡道,“半妖,记住你的鼻子不是摆设,好好学会分辨风的味道,它会告诉你一切。”

    “术士?”缘一想起了万恶之源里梅,“他们见到我们,不动手吗?”

    杀生丸轻嗤:“因为人类是一种无聊的东西,只要带着幼崽就放不开手脚战斗。我没兴趣对这种术士动手,即使他称得上强。”

    原来,兄长就算想战斗,也会尽量避免波及孩子吗?

    缘一直球出击:“兄长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杀生丸:……

    山上山下,术士与妖怪错开了轨迹,分别赶往不同的地方。渐行渐远,直到风不再带来双方的气息,才算走出了彼此的攻击范围。

    杀生丸和缘一没有回头,倒是走远的术士侧首一笑。

    “真可怕呐。”男子语气愉悦。

    五条流:“听上去一点也没怕的样子……”

    “因为还不到怕的时候。”男子笑得耐人寻味,“如果我展开领域,他们确实不是我的对手,但再过几年就不一定了。”

    “那只大妖也好,半妖也罢,体内都有着一股很可怕的力量。”

    “记住了,流。”男子将手放上弟弟的脑袋,揉了揉,“要是我活着,你遇到刚才的大妖就避开;要是我死了,你不要回五条家,去找刚才碰上的大妖。”

    “兄长!”

    “五条家的神龛封印着两面宿傩的手指,你不能呆在那里,这就是我带你离开的原因。”男子勾唇,“而我现在要去土御门取另一根手指。”

    “到时候,我的结局只有两个,要么我找到邪术士并杀死他,要么我被邪术士围剿。”

    “禅院家的最强死在白川寺,加茂家的最强死在天畏寺,剩下的路得由五条家走完。”这是他的责任。

    “可是,为什么要找大妖?”五条流怔然。

    “这个嘛——”男子拉长了声音,“他们都是白发,我们也是白发,白发的一定都是好人啊哈哈哈!”

    五条流:……

    今天也是极度嫌弃兄长的一天。

    ……

    是夜,悬崖山洞。

    火光闪烁,兽骨森白。吃饱喝足的狗兄弟坐在草垫上,杀生丸闭目养神,缘一还在给羽毛穿草茎。

    他本已经把羽毛串成了大氅,奈何草茎太过脆弱,背了一路就折腾坏了。无法,只能重新穿。

    缘一认真地与羽毛奋斗,窸窣声不断传来。

    杀生丸睁开眼,觉得獠牙有些发痒。他明白,妖力的蜕变期在深入,不日他的身体将进行一轮新旧更替。

    抬手撩起银发,他瞥见发上沾了不少毛。再看向绒尾,他发现新的皮毛已经长了出来,旧的浮在上头形成密实的一层。

    杀生丸本想将它们抖去,却在伸手时想到了什么。

    沉默片刻,他将绒尾甩到半妖身边:“梳毛。”

    缘一不明所以。

    “半妖,给绒尾梳毛。”杀生丸开了尊口,“梳下来的随你使用。”

    缘一愣了会儿,眼神微亮。

    他是个很少流露情绪的人,除了在兄长赠予他礼物的时候。在前世,岩胜送了他一根亲手做的笛子;而现在,妖怪兄长打算送他一些皮毛。

    对缘一而言,来自兄长的关心是该珍惜一生的温柔。

    那是他一直渴求却很少得到过的亲情……

    “兄长,我没有梳子。”

    “你没有爪子吗?”

    于是,缘一站在长长的绒尾旁,伸出两只小手给尾巴梳毛。他以为梳毛会很顺利,梳下的狗毛应该能搓成一条小臂长的细绳,足够弥补草茎的缺口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给大型犬梳毛不是越梳越干净,而是越梳越多。

    堪堪扒拉几下,手上就沾满了狗毛。一开始,他怀疑是自己的力道梳重了,结果发现哪怕他不梳毛,绒尾上的狗毛也在一层层浮起来。

    缘一沉默三息,还是开干。

    渐渐地,山洞里堆了小山高的狗毛。别说搓细绳了,缘一觉得能编成一条被褥。

    杀生丸别过头小憩,压根不管半妖累死累活。

    好半天,缘一才把绒尾梳好。接着,他一边拾掇狗毛,一边试探道:“兄长,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杀生丸:“没有不舒服。”只是妖力蜕变期而已。

    缘一不语,到底没戳穿兄长善意的谎言,他一定是不想让他担心吧。

    可事实上,这个病他见过的……

    前世在鬼杀队,炼狱先生养的狗皮上生了斑,天天掉毛。后来被医者用草药治好,据说需要内服外用才能起效果。

    他还记得那个药方。

    于是,次日一早,在林间溜达完回来的杀生丸发现,得了他一堆皮毛的半妖既没有搓绳也没有狩猎,而是蹲在火堆旁用粗陋的工具熬药。

    药味很浓,黑汁翻滚,还冒着绿色的气泡,一看就是剧毒中的剧毒。

    可半妖却端起大叶薄碗,递到他面前,顶着被烟熏黑的脸恭敬道:“兄长,这是你的早食。”

    【兄长,这是我的一片孝心。】

    杀生丸:……

    早食……居然连鱼也没有了吗?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