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19、第十九声汪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当人类最强转生成狗》    是日,犬山城。

    缘一的留书清清楚楚: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不要为我担心,我会和兄长荡起双桨,在名为亲情的汪洋中徜徉。

    可落在十六夜眼里,缘一是把棺材躺得明明白白: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去跳火葬场。不要试图找我,我已被兄长挫骨扬灰,在名为黄泉的路途上游荡。

    十六夜:……

    她没有说话,堪称“平静”地把留书递给冥加。

    后者倒是实诚多了,冥加看完缘一的狗话,差点当场去世。他抱头滚在桌上,哀嚎道:“兄长?少爷啊,你能有几个兄长?你只有一个大妖怪的亲哥啊!”

    以头抢地:“怎么办?少爷你冒然跟上去的话,会被杀死的!”

    十六夜的手在颤抖:“冥加,你知道的,犬夜叉不会说谎。”她的声音干涩,“既然他的留书指明了杀生丸,就说明他们之间有联系,对吗?”

    “有联系的话,是不是会顾念一点血脉之情?”十六夜脸色发白,“而不是直接动手。”

    冥加跪了:“在我的印象里,少爷与杀生丸只见过一面。”哪来的联系,哪来的血脉之情?

    十六夜的身体晃了晃,好险稳住了:“那他为什么……”

    冥加泪眼迷蒙,脑补能力爆表:“十六夜夫人,你没发现吗?少爷从未向你问及自己的父亲。”

    “少爷早慧,应该是猜到了什么。他不会提这件事令你伤心,但不是真的不在乎。”

    “他已经三岁了,正是憧憬英雄的年纪。可犬山的武者没人能让他信服,里梅和蓝染也离开了,这样一来,少爷身边能充当英雄的人……也只剩下……”

    是了,孩子到底流着斗牙的血,慕强是他的本能。

    十六夜闭上眼,一时间想了很多很多。

    她见过杀生丸——几年前的月夜,刚成年的犬妖偶遇他的父亲斗牙王,要求一战。

    不是为了争夺名刀,也不是为了夺权西国,更不是因为他的父亲看上了一个人类女人而愤怒动手。仅是成年了,又不巧碰上了,便打了起来。

    她至今记得杀生丸看她的眼神,形同看一根杂草,毫无温度。

    他对斗牙说:“父亲,我无意干涉你的私事,你也不必对我戒备。区区一个人类,连被我杀死的资格也没有。”亮出爪子,“不过,既然遇到了,你就‘指点指点’我这个儿子吧。”

    那晚,她逃离了父与子的战场,根本不敢回头看。后方传来白犬的嘶吼和大地的震动,可怕到极点。

    结果不言而喻,杀生丸没有击败斗牙,但斗牙身上还是留了不少伤。

    斗牙一边舔伤口,一边让她别担心,并告诉她白犬族的小子一旦成年,打架就是家常便饭的事。他们会挑战父亲争夺领地,也会互相打架争夺配偶。

    “成年白犬不会对幼崽动手,但白犬不能拒绝另一只白犬的战帖,尤其是父与子。”

    “只是杀生丸很特殊,他纯粹是为了战斗而战斗。”她听斗牙说道,“这与他体内的力量有关……”

    斗牙没说那力量是什么,只道:“但他追求的是霸道不是杀戮。”

    思及此,十六夜睁开眼,心神稍定:“冥加,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偷偷地去看看犬夜叉吧。”

    “十六夜夫人!我冥加虽然无能,但一定会把少爷的尸……诶?”冥加一愣。

    “斗牙说过,成年白犬不会对幼崽动手。”十六夜道,“如果杀生丸真想动手,早在斗牙去世的那晚,我和犬夜叉就没命了。”

    御守可以防住别的妖怪,但绝对防不住斗牙的长子。能让他们母子活到现在,只能说明杀生丸压根不想动手。

    “他一定还活着,只是活得不太好。”十六夜脸罩愁绪,“他才三岁,他的兄长绝不可能照顾他。”

    “会饿肚子,会冷会着凉,会受伤……冥加,帮我去看看他。”

    冥加听得无比心疼,一想到缘一在外挨饿受冻被欺负,顿时声泪俱下:“我冥加一定不负所托!”

    然后,他看着一堆被褥、衣服、鞋袜、食物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十六夜夫人,我只是一只跳蚤。”他带不动这么多东西去看少爷啊!还有,真的要带这么多吗?

    十六夜美人垂泪:“冥加,我只能靠你了。”

    冥加:……

    ……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在城里儿不愁。只要妖刀握在手,食物被褥都会有。

    绝地求生达人·缘一在砍翻鹰怪之后,小手抓住一根鹰爪,面无表情地拖着小山状的猎物往回走。

    煮了两天的鱼,兄长已经拒绝进食了。为了督促兄长按时吃饭,他今天得换一种食物烹煮。

    这只鹰怪就很好,长得特别肥,他一眼就相中了它。

    缘一把鹰怪拖到溪边,就见饮水的动物瞬间作鸟兽散,方圆百丈内的小妖怪销声匿迹,连喘口大气也不敢。

    缘一:“跑得好快,狩猎会越来越难吧。”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讨厌了。

    殊不知,林中的妖怪算是明白了,成年犬妖谈不上可怕,甚至称得上“温和”。相较之下,穿红衣的半妖才是魔鬼,一刀切无痛嗝屁,全森林危在旦夕!

    只要这崽子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荒芜死地。

    溜了溜了,半妖再呆下去,它们只能搬家了。

    四周一片死寂,只剩缘一处理鹰怪的声音。他把鹰怪推入溪中,将咒力凝聚于掌心,一击击拍松鹰怪的身体。

    血味顺着溪流而下,弥漫在林间。但除了闲得慌的杀生丸在靠近,没有一只妖怪敢来招惹缘一。

    杀生丸拢着手走来,就见半妖把湿透的鹰怪重新拖上岸,再两手交叠作印状,说道:“破道之十一·缀雷电。”

    刹那,金色的闪电贯穿鹰怪全身,引动了缘一打入它体内的咒力,由内而外地爆开一股热浪,将鹰怪的羽毛尽数褪去。

    接着,缘一以白雷劈开鹰怪腹腔,以黄火闪清理鹰怪内脏,再往里填入野果生菜,最后转换手印:“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

    “轰”一声响,巨大的火球冲向鹰怪,火力十足地炙烤了一刻钟。

    当肉香漫开、汁水四溢,缘一的身体微微下沉,缓缓拔出身后的妖刀。他的呼吸间妖力隐现,看着鹰怪的目光像是在看着鬼王无惨。

    就是现在——

    缘一顷刻出刀,日之呼吸十三型连绵成片,刀光缭乱犹如闪电。

    他从鹰怪的脖颈砍到尾端,拿捏着最精准的力道,生生把鹰怪片成了厚薄均匀的三千块!再瞬息扒拉出三片大叶子,让抛在半空的肉块一份不漏地落入其中。

    收刀、敛息。

    一顿贯彻鬼道、瞬步、呼吸法和剑术的鹰怪大餐就这样做好了!

    缘一抬眸看向杀生丸,眼神纯洁无害:“兄长大人,我做好饭了,一起用餐吧。”

    杀生丸:……

    他注视着今天份的饭,再看向半妖行囊中的《真央鬼道大全》,一时无言。

    要是没记错的话,这本书是蓝染送给半妖的术法手札。他的本意是让半妖学习术法,可这半妖却把它当作了食谱……

    嗯,喜闻乐见。

    杀生丸坐了下来,缘一把大叶子捧到他面前,顺便递出两根竹枝。

    之后,他们分食完了一整只鹰怪,而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在这里过夜。”杀生丸道。

    缘一颔首:“嗯。”

    篝火燃起,夜色沉寂。

    缘一将鹰怪的羽毛收拢,放在火堆旁烤干。就着光亮,缘一张开五指,亮出还算尖锐的指甲。

    见状,杀生丸转过头:学会用爪子了?

    没错!缘一学会了用爪子,他正专心致志地——在鹰怪羽毛的顶端戳小洞洞。

    杀生丸:……

    他搞不清这半妖想做什么,直到半妖起身跑向他,绕在他身周转了几圈。最后,他摸摸绒尾,薅走了一把绒尾上的狗毛。

    杀生丸:……

    大妖怪盯着自己的绒尾,难以置信!

    再抬眼,杀生丸看见缘一蹲下来,认真把狗毛搓成一条细绳,再穿入羽毛的空洞中,将羽毛排布紧实。

    这会儿,杀生丸算是看懂了。

    半妖是想串羽毛做被褥,奈何缺材料。但半妖想做就做,他根本不会干涉,只是对方为什么要打绒尾的主意?

    当半妖的小手再次摸过来时,杀生丸冷漠地收起了绒尾。

    “别得寸进尺了,半妖。”他冷声道,“再动我的尾巴,就杀了你。”

    再动我的尾巴……

    尾巴?

    缘一木着脸站在原地:“兄长,你是说……这是你的尾巴吗?”

    “呵,这是只有妖怪才有的绒尾。”杀生丸看向缘一,盯着他头顶那可笑的犬耳,“你是不会明白的。”

    缘一默默注视着绒尾,犬耳垂了下来。

    “原来是尾巴吗?”他一直以为是条造型奇特的被褥,虽然温暖松软,但有时会掉毛。

    他之前躺在绒尾中睡觉,醒来时身上总沾了几根。他不仅拿来生火,还拿来刷碗。可他没想到的是,这居然是兄长的尾巴?掉的是尾巴上的狗毛?

    也对,天气渐暖,兽类总有换毛的时候……

    但、但是!即使兄长是犬妖,也没有尾巴跟身体分离的事情吧?兄长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才会让尾巴离开了身体,变成单独的一支?

    缘一有些难受。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似乎作为他兄长的人都在受苦。

    他轻轻蹲下来,小心道:“兄长,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吗?”

    杀生丸:……

    许是被妖怪的血脉一事刺激了,半妖想到自己永远不会拥有绒尾,才会露出这种“难过”的表情。

    可怜又可悲,然而半妖并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杀生丸垂眸:“随你。”

    只是摸摸尾巴而已,作为成年犬妖,他不会跟幼崽计较。

    可惜,缘一非得跟他的尾巴计较——

    “兄长,你的尾巴是怎么断掉的呢?”缘一低声道,“尾巴跟身体分开,一定很痛吧?”

    “可以告诉我是谁砍掉了你的尾巴吗?我一定会把对方首落的。”

    杀生丸:……

    忍了忍,大妖怪实在没忍住!

    他曲起手指直接捶上了半妖的脑袋,爆炒栗子:“听着半妖,我的尾巴没有断,只是化成人形会挂在肩上。”

    虽然成年犬妖打幼崽实在有失风度,但是杀生丸发现,这一手指下去他心里就舒服了。

    缘一捂住头,兄长打得不重,但绝不舒服:“那为什么……”

    “再问为什么就杀了你。”杀生丸十分无情。

    “可是……”

    “你今晚不用在绒尾中睡觉了。”

    缘一:……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