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论分手的一百种方法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论分手的一百种方法: 25、第 25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wuxingll.com玫瑰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论分手的一百种方法》    “嗯?”文覃开始推人。

    裙子可以穿,但是他刚跟张夏娣对完线,再穿着裙子招摇就有点儿挑衅的意思。

    “算了,晚上穿,”颢野把人放下来,看着文覃略微涨红的脸。

    心里的动静就是压不下去。

    越发觉得。

    文覃是他偷来的。

    *

    回到教室,文覃收心做题。

    中午被弄了一出,导致被颢野托过的地方,现在就一个劲儿的痒。

    整个下午,颢野出了校门就没回来,直到放学,文覃收了一条颢野的微信。

    -自己回家。

    因为文覃自身身体的原因,晚自习是班主任特批的,以文覃现在的成绩水准,就算不去上自习,对他的成绩也不会有影响,所以文覃下午放学的时候,都会在班级里多待一会儿。

    现在同样,在教室多做了几道题,才慢慢从座位上站起来。

    起身的时候,除了一脸哀怨还不敢出声儿的吴文瀚周围已经没人了。

    文覃自己还在收拾书包,旁边站着哭丧着脸的吴文瀚。

    吴文瀚手机上也响了条微信。

    -送他回家。

    “晚上不会再去你家了,你早点回家,”文覃劝着吴文瀚。

    文覃往书包里塞了最后一本书,把拉链缓缓拉上,刚想说话,就看见门口站着个人。

    但是对方西装革履,并且看起来很面善。

    “你好,这是我的名片,您可以叫我小王,”对方走过来的第一句话就递送了自己的名片。

    “是颢野父亲的助理。”

    吴文瀚下意识想跑,但是被小王拽着领子定在桌子上。

    “您的事,颢董都听说了,只不过之前生意上的事儿忙,现在颢董得空,想请您过去吃顿饭,”小王弯腰,手在前头比了个请,“您家中父母我已经通知到了,另外——”

    “这次会面提前没有告知少爷,所以希望您配合。”

    文覃低头把凳子慢慢往里摆正,自己关门熄灯锁门,到了门口儿才说,“既然颢野不去,那我也不去。”

    文覃脸上带笑,但是口气明显不好。

    吴文瀚见了都忍不住给文覃使眼色。

    颢东海的面子都不给怕是不想活了,颢东海生意做的大,光是吴文瀚知道的自家老爹生意里就有不少都是跟他们家直接合作,而且每次老爸回家的时候都会吐槽。

    说颢东海怎么就不是人,折磨人的法子怎么变态。

    就连他那个散养的儿子也不是个善茬,所以自家老爹千叮咛万嘱咐离所有姓颢的人远一点儿。

    虽然这些话吴文瀚每天睁眼之前都会确认一遍,奉为圭臬。

    但是架不住颢野每次微信来敲。

    他儿子就已经够可怕的了,这次是颢东海直接派人来请,文覃直接不给面子。

    在吴文瀚看来这就相当于在阎王面前正大光明地说自己不想活了。

    处于同学道义,吴文瀚看着那头叫小王的男人还没生气,就贴着文覃的耳朵小声劝,“那个,你最好还是去,不然把颢东海直接惹恼了,那他是不可能同意你跟颢野在一起的。”

    文覃没说话,但是对于连吴文瀚都能预想的结果,他很满意。

    惹恼颢东海,把这段关系硬生生掰开。

    就成了。

    文覃到了学校门口儿,对着后面的小王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

    不去。

    吴文瀚就睁着眼睛看着文覃直接就把颢东海派来的人打发了。

    然后抬起自己已经被驯化的狗腿给颢野发微信。

    -你的小男朋友把你爸提出的见面拒绝了。

    吴文瀚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文覃大气拒绝,自己似乎有点儿高兴。

    *

    “叮咚——”

    颢野低头看着手机上吴汶翰的消息,然后拇指往上一划。

    屏幕清空。

    然后抬头的时候,仰头灌了自己一杯酒。

    颢东海就坐在自己对面,撑着下巴往这儿看。

    酒桌上气氛热烈,颢东海坐着旁边陪着两个女人。

    颢东海今年只有三十八,加上适当的保养,整个人看起来跟颢野更像是兄弟。

    被他搂着的女人,有些比颢野还小。

    她们都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她们的右臂上都有文身。

    并且都刻着,颢东海。

    酒桌上难免把父子的长相拿到桌面儿上做谈资。

    毕竟这对父子的长相有七八分近似。

    颢野则是把身子坐正,在恰当的时候谈生意,在恰当的时候喝酒。

    在恰当的时候帮着父亲处理女人。

    颢东海有很奇怪的性、癖,这件事从颢野八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从十岁开始他就已经能从颢东海的眼神里瞧得出来。

    他对他现在身边的女人,到底哪里不满意。

    饭局照旧在十一点结束,颢野迎来送往,最后结束就站在颢东海身后。

    他现在已经比颢东海高了,但是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颢野忘了。

    印象中这个男人一直都是笑着。

    除了那天。

    王叔已经开车到了酒店门口,颢野等着颢东海上了车,自己才跟着后脚上去。

    颢东海头靠着窗户,稍微把窗户开了条缝儿。

    眼睛在窗外的流光里闪着。

    “你的班主任最近电话打得很勤,”颢东海突然说话。

    颢野坐在一边儿没说话。

    “今天坐在我身边的女人好看么?”颢东海摸着下巴,斜眼打量自己儿子,“你就对女人这么不感兴趣?”

    颢野还是不说话。

    “那男人呢,”颢东海晃悠悠的身子突然坐正,翘了个二郎腿,然后对着颢野撑着下巴问,“今天下午的你很开心。”

    “也很反常。”

    这是陈述句。

    颢野动了动睫毛。

    颢东海挑了眉毛,微微倾身,比刚才表现出更大的兴趣,“你喜欢的小孩儿叫文覃对吧?”

    *

    文覃晚上回家,做了几套卷子之后,就仰脸躺在床上。

    开了橱门里面几件裙子晃晃悠悠在里头飘着。

    撑着手在床上坐着,从烟壳子抠出一根,往嘴上点,然后就盯着那件裙子发呆。

    最后咬烟伸手,单手扯了自己身上的体恤,露出大片皮肤。

    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审视,烟一根一根的抽。

    等抽到最后一根的时候,用脚尖儿勾着裙子往床上拖。

    带子就随意往自己身上缠,然后文覃自己勾着裙子下头的裤子。

    同样脱了。

    等真正感受到皮肤和裙面儿的触感之后。

    文覃仰着头,碎发搔着后颈,让他后半身都开始痒。

    他往后一仰,看着头顶上转悠的电扇。

    灯影交织出的重影就在天花板上转呀转呀。

    以至于文覃自己怎么睡着的自己没了印象。

    他早上做起身的时候,除了身体恢复绵软,还有一点是他没遇到过的。

    内库氵显了。

    *

    这件事过了几个星期,文覃发现颢野来接他上下学的次数越来越少。

    比如今天早上,甚至连一条微信都没法,但是人照样没来。

    文覃对颢野的这种表现很满意。

    吃完药,文覃就自己步行去了学校。

    出了门,就看见吴文翰蹲在自家门口儿,嘴里嚼着炸鸡薯片蛋挞冰可乐。

    “等等,我车就在这儿,我捎你一段儿,”吴文翰一手扯着文覃的校服,另一只手慌乱地把没吃完的纸壳往垃圾桶里塞,“我反正顺路,巧了吗不是。”

    “时间还在,我走着也能去,”文覃没有回头。

    但是吴文瀚说什么都不撒手,“求求你,就让我捎你一段儿吧。”

    吴文瀚脸上的表情快哭了,就是扯着不愿意撒手。

    文覃最后点头的时候,吴文瀚才破涕为笑。

    文覃前脚进门的时候,张夏娣正站在门口儿。

    低着头沉思。

    文覃走过去的时候叫了一声老师,张夏娣才回过神。

    虽然之前文覃跟她闹了点儿不愉快,但都是就事论事,私底下文覃跟张夏娣的关系还是那样。

    张夏娣捂着一边儿的脸,问文覃,“你来的时候瞧见那个人了么?”

    文覃摇头。

    张夏娣就摆手说没关系,然后提着自己的裙边儿往办公室里进。

    颢东海的真人她是第一次见。

    就连身上的呼吸都是性、感,张夏娣保守传统,少年时代也少见像颢东海一样的人物,谈吐气质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文覃不知道张夏娣说的人是谁,况且张夏娣现在的表情,简直就像——

    少女怀春。

    文覃进教室的时候,先是往颢野的位置瞄了一眼。

    今天还是没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颢野最近反应冷淡。

    但是文覃只要找他,对方又是有求必应。

    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一天一个样儿,今天的数字是60。

    并且今天陈雨霏回来了。

    文覃直到坐到座位上都还能察觉到陈雨霏的那股子不甘心。

    她脸上离得远也能看见一条浅浅的疤,比起原来,现在的陈雨霏不怎么敢素颜。

    原本圆圆的脸蛋现在也开始变得瘦削。

    上午有节体育课,项目是游泳。

    虽然高考临近,但是三中还是没免除一些课外的体育项目。

    这次照旧不例外。

    室外的温度能达到三十七八度,下了课也少有出去玩儿球的学生。

    全部都爬在桌子上,对着永远都写不完的卷子发呆。

    女生则是对着文覃旁边的粤其鸣犯花痴。

    【三班女生小群】

    -放学的时候谁跟我一块儿去逗逗男神啊。整天做卷子真的是烦死了。

    -他真的脾气超好,超有礼貌,超绅士!上次他帮我买过冰淇淋。

    -他帮我写过作业。

    -他帮我解过围。

    群里叽叽喳喳,陈雨霏看着群就烦。

    然后随手拿了镜子对着自己的侧脸照,她扭着脸,做着稍微夸张的表情,等脸上的粉开始掉,她就拿着遮瑕保湿粉底疯狂往那条疤坑上填。

    直到填平。

    她抖着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反手把镜子扣出一个大响。

    旁边的吴淼眼睛微微一斜,随即把胳膊稍微往外撇了,低头写完最后一道题,才起身去上体育课。

    中午的大课间的时候太阳最大,就是这一段路,很多人顶着个大太阳都用跑的。

    文覃抬手遮着头顶上的太阳,周围的学生两三成群,都往体育馆走。

    体育馆到教学楼的路近,文覃抱着大包小包,没回头但是对着后面跟着吴文瀚说,“你有颢野的微信,之前为什么不说。”

    吴文瀚被问住了,就不说话。

    “你跟颢野很好吗,”文覃不慌不忙往前走,后背已经黏了汗,体恤被风一吹就能往皮肤上贴。

    “你别误会,我们是纯洁的同学关系,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吴文瀚感受贷文覃口气里的失落。

    并且生出了一种他里外不是人委屈。

    并且就在他想解释的时候,看见在门口儿低着头抽烟的颢野。

    他位置偏,很多进去的学生都没注意到。

    文覃顺着吴文瀚的视线看过去,颢野正往这儿看,眼神就撞上了。

    对方掐了烟,就在门口儿等着。

    文覃走近了,对方就直接就贴着肩膀走。

    换衣间里头人一开始还热闹,等看见门口儿进来的文覃颢野,都抓紧把裤子套上,啪唧勒着游泳帽,出去了。

    文覃扭头看他,颢野坐在正对面回微信。

    “你不游吗?”文覃看着颢野现在完全没换衣服的意思。

    颢野抬头,“不游。”

    “会游吗?”文覃问。

    “不会,”颢野说。

    文覃现在伸手把衣服扯了半截儿,然后嘶了一声。

    “怎么了,”颢野站过来。

    “手疼,”文覃没在意,掌心已经结痂,新长出来的肉已经发粉,但是有的时候姿势不对,他还是会痛。

    但是那只手颢野从下往上顺,捏着手腕把人往柜门上贴。

    “我帮你,”颢野的手沿着文覃的耳朵往下,最后停在他的后颈上。

    “不用,”文覃撑着胳膊把人往外推。

    他站的位置外面能往身上偷一寸光,正好照到后背。

    后脚再往后挪,就磕到冰凉的柜面儿。

    躁。

    “不喜欢?”颢野停手,但是人没挪地方。

    “为什么不喜欢,”颢野问。

    “在这里,不喜欢,”文覃小声,盯着被偷进来的大片阳光,“学校里,不好。”

    “会被看见。”

    颢野轻轻喘着,那双手点着往上走。

    对方的身子很软,就连被自己推进柜子的时候,也只是轻轻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哼。

    柜子里。

    这人身上没了阳光。

    他和他一起躲在黑暗里。

    文覃低着头,轻轻张开的嘴,都能让颢野能看见妖艳的软、舌躺在里面。

    逼仄暗狭,就像对方完全褪了身上的圣洁。

    以前他以为高不可攀的人,现在就静静站在自己面前。

    这是颢野第一次的妄想。

    他沿着诱惑往下,手掌贴在文覃耳朵上,咬碎了所有克制,只剩爱和沉沦,

    “那现在——”

    “别人看不见了。”

玫瑰小说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玫瑰小说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